第五十三章,后备干部

作者: 文学小说  发布:2019-09-03

083张嘉缑一宿没睡觉,梁吾周同样也是彻夜未眠。当然两个人无法入睡的原因截然不同。接到电话时,他正由嘉龙集团的郭总和庞武陪着刚从仙人岭猎场出来。钓鱼啦,麻将啦,漂流啦,这些消遣花样早已经落伍,跑马,攀岩,打猎,玩高尔夫,才是当今城市白领、时尚达人们最推崇的休闲方式。仙人岭猎场是省内唯一一家经过林业部门批准设立的飞禽射猎基地,出于环保的因素,每周定时定人开放,狩猎证被炒到几万元一张。梁吾周对其他那些老一套的玩耍方式早已经不感兴趣了,真刀真枪地打猎却没尝试过,所以郭总一邀,便爽快地答应了。梁吾周的运气不错。郭总这几杆枪都是从德国购入的,比射猎基地提供的那些老掉牙的气枪高级得多,每支造价都在万元以上。早年接受基干民兵训练时,梁吾周的成绩就不错,手巧加上家什妙,今天又是收获颇丰,郭总和庞武两人的战利品也不如他一个人的多。他一直认为射击不仅需要技巧更需要灵气,有时看到电视上国际射击比赛选手令人不敢恭维的成绩,常常很自信,认为如果自己上去打,也不会逊于他们。可惜这个猎场只有天上飞的可打,如果能有狐狸、狍子之类的走兽,那就更过瘾了。太阳将要落山时,猎场该关张了。郭总开着那台墨绿色的悍马大吉普,拉着几个人来到一家乡村客栈。一进门,郭总就把用草索缚着的几只山鸡、野鸟扔在地上,吩咐店家拾掇后抓紧端上来,然后一行人洗脸喝茶,坐在房间里等着享用自己的狩猎成果。梁吾周盘膝坐在小火炕上,看着扮成村姑的服务员给自己的茶碗续上水,不由得想起了焉雨亭。这种场合如果叫上她来,那丫头一定会兴奋得跳着脚欢呼,但他却不想让外人知道自己还养着这样一个小情人。不大会儿工夫,几道野味都上桌了:红蘑炖野山鸡,烤鹌鹑,葫芦条炒黄苇莺肉,干烧绿叫子,山雀野芹汤。郭总从后堂捧出一坛乡酿老烧,给梁吾周和庞武分别倒上。几个人举起泥瓷大碗,刚要开喝,梁吾周的手机忽然响了。来电话的是一位市委常委。梁吾周下了炕,走到外屋接听。屋里的两个人不便动筷,坐着等他进来。可是这个电话一接便是二十多分钟,桌前的人都猜不透是什么人这么能啰唆。进得屋来,梁吾周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不像刚才那样轻松开心的样子。他说家里有点急事,不再喝了,抓紧吃完饭赶回市里吧。另两人顿时兴致索然,默默吃罢,郭总开上车往回走。一路上梁吾周没再多说话,其他人便也不敢随便多言。庞武猜测肯定是与张嘉缑较劲的事出岔头了,却不便问。看梁吾周半阖着眼似乎很平静,脸色也不像刚才那样发灰了,心想或许问题还不至于太严重。梁吾周让悍马车把自己送回党校。庞武与他分手后,还没到家,忽然接到梁吾周的电话,叫他马上回学校。084天色已经暗下来,学校办公楼里空无一人,只有梁吾周的房间亮着灯。庞武进去时,梁吾周正在与什么人通电话。听了一会儿,庞武知道对方是卞占丰。“嗯,嗯……”梁吾周没理睬庞武,边听边应答着。“你是说,这个方案是省委穆部长的意思?”他追问道,“这小子什么时候与穆部长挂上钩的?咱们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呢?”这话是自责,也有责怪卞占丰信息不灵的意思。大概卞占丰在电话里解释着什么,梁吾周叹口气,说:“既是这样,那魏书记恐怕也无能为力了,你大哥肯定是没有戏了。”声音里充满了无奈。卞占丰告诉梁吾周,魏书记对这个方案也是不太甘心,今天情绪一直不高,但他没有办法,穆部长的手伸得太长,眼下这个关节,魏书记不可能硬顶着。好在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魏书记大概很快就要到省里上任了,那时他会替大哥找个合适的位置的。这话对梁吾周来说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干部,类似的空头支票他也没少给别人开。开支票的人并没有必须兑现的义务,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卞占丰又带着歉意说,这件事他也过于大意,因为在此之前,司徒书记和魏书记的意见都是一致的,按照常理,市委两个主要领导一致看好的人,从来没有落马的可能,没想到张嘉缑的活动能量那么大,竟然直接动用了省委常委。这个力度,魏书记和司徒书记无论如何也是顶不住的。“看来只好认输了。”梁吾周对卞占丰道了晚安,怏怏地放下话机。至此庞武已经知道在山里时自己的分析是对的,果然张嘉缑胜出一筹,夺得了头彩。没待他开口,梁吾周又抓起电话,拨通了司徒向彬。问候过后,没待他提及,司徒向彬就先说到了这件事。梁吾周静静听着,不时应对一两声,庞武看出他的眉头越蹙越紧。司徒向彬所说的与那位常委传递的信息大体一样,与卞占丰介绍的过程也无二致。梁吾周越听心里越凉,仅有的一点希望也破灭了。对司徒向彬安慰自己的那几句话,他也没跟上话表示感谢。放下电话,他仰躺在转椅靠背上,长出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这回我们可是输得太惨了!”沉默良久,庞武给梁吾周倒上一杯水,小心翼翼地说:“事情还不至于这么糟糕吧?”“还要怎么糟糕?!”梁吾周猛地坐起来,声音突然提得很高,吓了庞武一跳。“人家明天就要上任了,还说不糟糕?!这回好了,咱这条政治生命从此算是攥在人家手里了!”庞武微笑着摇摇头:“我看未必。一个在政治上与党中央离心离德的人,能当市委宣传部长?我就不信。”梁吾周忽然想起庞武曾经说过已经想好了如何整治张嘉缑的办法。当时他并没深问,因为他不想了解得过多,更不想亲自参与其中,以免事情败露自己陷于被动。现在看来,既然对方木已成舟,要想挽狂澜于既倒,只能掀起一场惊涛骇浪把这条“舟”倾覆,除此之外别无他途。而听庞武的口气,他有这份把握。他瞥了庞武一眼,说:“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反败为胜了。但是这和体育比赛一样,想翻盘哪有那么容易!”庞武没顺着他的话说,却反问道:“省委常委说话顶用,那省委书记应该更顶用吧?”“废话!”梁吾周白了他一眼,“你去还是我去找省委书记呀?要是有那么硬的靠山,我还用困在这里生这等窝囊气啊?”“领导坐等好消息吧!”庞武竟然嘻嘻笑起来,“我早就把棋路安排妥当了,这几天就会有回音。别上火,该吃就吃,该睡就睡,让姓张的先高兴两天吧!——我敢保证,这宣传部长只能是领导的!”看他要告辞,梁吾周别有深意地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打蛇要打七寸,关键时刻,就看你是不是有那份本事了。”这一宿,梁吾周没回家,在办公室里转来转去,里屋便是一个标准的卧室,可他一直到天亮也没合眼。

119很快便进入11月了,这天早晨刚起床,张嘉缑便打开电视机,里面播报,贝拉克·侯赛因·奥巴马当选为美国第四十四任第五十六届总统。这可以算是新闻,也可以不算新闻,奥巴马胜选,早已是全世界人民预料当中的事了。但即便如此,这个黑人血统的年轻政治家,此刻也是几十亿双眼睛关注的焦点。妈的,真年轻,才四十七岁。这家伙与自己应该算是同龄人,张嘉缑忽发奇想,不知道他当没当过后备干部!梁吾周也是四十七岁,可是他却进去了。张嘉缑想起了昨天下午在市委大楼前看到梁吾周的情形。司徒向彬把张嘉缑找去研究如何进一步贯彻落实李苏宁副省长在高新区的讲话精神,加大新的经济增长点宣传报道的问题。司徒向彬的情绪很好,不像往日那样板着个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还取出一筒上好的乌龙茶送给他,说是别人刚从福建带回来的。张嘉缑谢过,知道司徒向彬心情好是因为马上要当市长了。两天前,魏东离开A市到省政协任职,省委宣布市委的日常工作暂由王日普主持,日后正式转任市委书记,王日普便不能再当市长了。司徒向彬是继任市长的第一人选,而且风闻上头也是这个意思。出了大楼,张嘉缑与梁吾周走了个碰头。与司徒向彬一样,梁吾周脸上也是春风得意的样子,一下车便和张嘉缑打招呼,亲热得像老朋友一样。“日普书记召见,不知有什么吩咐。”梁吾周语气里带着压抑不住的几分自得,显然是在为代理市委书记刚上任便找自己谈话而兴奋,一再说:“咱们哥们儿好些日子没在一起好好聚一聚了,过几天找几个人痛痛快快地喝上一顿,我做东!”张嘉缑大约摸能猜出王日普把梁吾周找来会是什么事,心里真像梁吾周说得那样,不由得一阵“痛痛快快”。禹大班几天前就鬼鬼祟祟地告诉他,说那件事已经四脚落地,“一切都搞定了”。梁吾周当然不可能再做这个东了。当天晚上他就被市纪委执行了“双规”。电话是市委办公厅主任敬晖打来的,口气很是谦恭,说王书记请他到市委来一趟。梁吾周的第一反应便是自己梦寐以求的那一刻终于到了,不然这位敬主任不会这样客气。而且据他猜测,魏东走后,市委班子肯定要在短期内进行调整完善,宣传部长一职空闲已久,在这一时刻配备上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这段日子外面已经有这方面的口风,不少人见面都提前表示道贺,梁吾周私下里问过卞占丰,他也说问题应该不大。不料进到办公厅,迎接他的并不是王日普,而是市纪委书记成跃龄和另外几个纪委的人。这些人与梁吾周都挺熟,平时见面也很随便,可是今天却都面色沉郁,表情严肃。成跃龄开门见山地问起他与焉雨亭的关系,并且拿出了几封举报信,一张光盘,数张大大小小的照片。光盘没展示给他看,但那些照片一拿到手上,梁吾周顿时周身颤抖,虚脱了一样大汗淋漓,连一句辩解的话也说不出来了。梁吾周“倒霉”的消息几乎与奥巴马当选的消息同时传播开来,而且比那位黑人新总统更加引人关注,成为当天全市上下议论的热点。虽然大多数人并不清楚把市委党校第一副校长拉下马的那位“莱温斯基”到底是谁,但并不影响坊间对这种桃色事件的演绎。据说随着审查深入,梁吾周当天晚上就交代出了许多劣迹,包括经济上的一些问题,于是,他所面临的便不仅仅是“违反社会主义道德”这样一个轻飘飘的指责了。在办公室里坐了半天,张嘉缑一直处于“报了一箭之仇”的快意当中,虽然表面上显得不动声色。事实也是如此,除了禹大班、刘子琮少数几个心腹,连苏畅都不知道他才是这件事的真正导演。临近午休时,禹大班突然闯进来,脸上带有几分紧张。张嘉缑问他出了什么事。“刚才苏畅来找我,说是那妞儿失踪了。”“失踪了?”张嘉缑吃了一惊。焉雨亭俏丽顽皮天真可爱的样子一下子在眼前浮现,他忽然觉得有些心里发虚。“会不会是上头把她也圈起来了?”他猜测着问,“正常情况下,她是应该到案作证的。”禹大班摇摇头:“我打听了,纪委、检察院都没动她。”“不会想不开吧?”张嘉缑开始担心起来,暗自感觉有愧。自己与梁吾周的矛盾冲突,其实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权力争斗,却让这个无辜的姑娘陪绑,这未免过于残忍。“这倒不像,她给苏畅留了个条子,说是要到一个没有背叛没有虚伪没有物欲的地方去过一生,叫苏畅不要再找她。看不出有寻死觅活的意思。”禹大班说。张嘉缑挥手让禹大班走了。他的心情忽然变得灰暗,双手垫在脑后,想着自己这番举动是不是有损阴德。把梁吾周打下去固然如愿以偿,但自己又得到什么了呢?重新被列为市级后备干部的可能性显然不大了,年纪摆在那里,不是当初三十出头风华正茂的时候,再说魏东一走,在上头也没有靠山了。其实有靠山又能怎么样?魏东信誓旦旦地说要把自己提拔为市委副秘书长,结果不也是一张空头支票吗?官场就是这样,一事当前,人人都要首先考虑个人得失,精明如魏东,当然不会冒着给自己带来不利影响的风险贸然重用一个被省委书记点了名的人。这一点,并不应该感到意外。意外的是,打击梁吾周却殃及池鱼,让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孩子跟着坠入了绯闻的旋涡里,而这也可能对她的后半生带来抹不去的阴翳。张嘉缑忽然又想起了觉明长老送给自己的那十二个字:“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当时自己心悦诚服地受领了这句偈语,可是在现实中却没做到。想想也是,又有几人能做得到呢?他深深地叹了口气。120下午,市委办公厅忽然通知张嘉缑参加全市干部大会。会场还是在召开抗震救灾动员大会的那个大礼堂,主持会议的是王日普。宣布开会后,与会者惊奇地发现,除了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卢雅宣和市里的几位常委外,李听梵也坐在主席台上。当卢雅宣代表省委宣布决定后,底牌才揭晓:王日普任中共A市市委书记;司徒向彬任市委副书记,提名为市长人选,主持市政府日常工作;最大的“冷门”是,李听梵任市委委员、常委、副书记。市委宣传部长的位子依旧空着。张嘉缑坐在回家的车里,手机忽然发出一阵嘀嘀声,低头一看,是池风荷发来的短信。刚才他也来参加会议了,只是两人未来得及说话。短信却不短,内容是:中组部受联合国委托对奥巴马进行考察,结论如下:1.资历不行,由参议员到总统,好比人大代表直接当上了国家主席,缺少台阶,跨度太大。2.年龄不行,47岁当主官,太嫩,压不住阵,俗话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3.形象不行,上台演讲一路小跑,不稳重,没有亲和力,不会高呼“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4.财力不行,为省钱辞掉保姆,为竞选借过钱,腰包连我们的村长都不如。5.党性不行,没进过党校,也不是第二梯队后备干部。6.演讲不行,几万人群情激奋,大喊大叫,却没有人鼓掌。真正的领导作报告,台下应该时而鸦雀无声,时而掌声雷动。7.皮肤不行,长得像个农民,天生就不像当官的材料。有鉴于此,此人不适合提拔,美国人民识人有误,故应宣布此次大选结果无效!张嘉缑笑了笑。这当然不可能是池风荷的创意,他肯定也是属于“进口转外销”,现在吃饱了没事干的人真多,把聪明劲都用在了这上面。不过这则短信的原创者倒是深谙中国比照美国官场彼此的差异,活灵活现地描摩出了时下干部培养配备的机制和选拔任用的真实状态。他删除了这条短信,转头望向窗外。满街的金银花正是盛开的时节,黄的如金,白的如银,黄白相间,妖娆妩媚。张嘉缑忽然觉得,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多年,怎么从来没注意到它们竟然会是这般美丽呢?121市里的干部大会召开的那一刻,玉佛山佛光寺里正在为觉明长老做法事。省政协秘书长魏东特地从省城赶来参加。觉明是头天晚上圆寂的。他是省政协委员,L省知名的宗教人士,但魏东此来还有另外一个缘由,除了他和省委书记王景林,没有其他人知道这层缘由。觉明的遗物摆在魏东眼前,里面有两枚军功章,一枚是上世纪60年代末北疆保卫战一等功奖章,一枚是70年代末南疆自卫反击战二等功奖章。魏东对这两枚军功章很熟悉,二十年前觉明担任A市市委书记时,魏东是市委政研处处长,经常看到书记坐在办公桌前精心揩拭奖章的场面。操办丧仪的和尚们依照觉明的遗嘱把他的遗物都投入火中烧掉了,唯独这两枚军功章被魏东收藏了起来。在觉明的遗像前深深地做了三鞠躬,走出山门时,他意识到,一个时代结束了。远处传来一阵阵隆隆的雷声,要下雨了。雨后的明天,会是一个风清气爽的晴朗天空吗?

本文由六彩开奖结果直播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五十三章,后备干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