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备干部

作者: 文学小说  发布:2019-09-03

085“抓党建带团建”现场会在东钢冷轧硅板厂召开,卢雅宣专程从省里赶来参加,这使得会议的规格大大提高。事情的缘起是,东钢冷轧硅板厂党委在抓党的积极分子队伍建设过程中,将党建与团建有机结合起来,充分发挥厂团委的作用,组织团员青年中积极要求进步的新生力量向党组织靠拢,通过党的建设带动团的建设,一年间,被列为党的积极分子的人数较上年增加了一倍,从而为党的组织发展储备了丰厚的后备力量。该厂党委写了总结上报给集团公司党委,兼任集团公司党委书记的杜国忠认为这一做法大有新意,指示将它报到市委组织部。市委组织部又以党内信息的形式投给中央组织部的内部刊物《组工通讯》,于是一条经验诞生了。中组部和省委都表示高度重视,上次卢雅宣来A市主持全省组织部长会议时特地就此进行过调研,并决定召集全省各市地组织部长和主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到东钢参加现场会,进行实地考察并学习借鉴。中组部组织局的一位副局长也从北京赶来参加会议。魏东心里明白,卢雅宣之所以大张旗鼓地推广这个典型,其实是别有深意。——既可以大大增加他作为市委书记的政治资本,也是一定程度上为省委组织部脸上涂脂抹粉,同时对下一步可能的人事调整制造舆论,创造条件。因此,他对这个会议分外重视,连一些会务细节都亲自过问,并与先期赶来筹备会议的省委组织部有关人员仔细斟酌了几处关键环节,直到确认没有什么疏失之处才放下心。现场会之前半个月,他把市委党校为此撰写的一篇专题理论文章送到省报发表,算是做了舆论预热。按照原先的安排,会议主要内容包括:冷轧硅板厂党委书记、团委书记分别介绍经验,一名被列为党的积极分子的团员青工发言,市委组织部部长关本为介绍在全市推广这一做法的设想,市委书记魏东侧重讲讲对抓好党的后备军建设的认识,中组部和省委领导讲话。但在会议前一天,卢雅宣忽然给魏东打电话,提议由司徒向彬代替他代表市委讲话。这令魏东很感意外。“共青团工作本来就由副书记分管,向彬来做这个发言也是顺理成章的嘛!”卢雅宣笑着说,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一旦你离开了,A市要有人能接上班呵,作为一把手,要善于给副手创造条件啊!我觉得你现在并不需要出头露面太多了,无论如何,这个成绩是要记在你这个市委书记头上的,这样做,反倒可以体现出你的襟怀气度和掌控宏观局面的能力。”卢雅宣的话说得够直白的了。魏东喏喏,并且亲自打电话给司徒向彬,明确告诉他这是卢部长的意见。司徒向彬力辞,说省委召开的会议,哪能让一个副书记上去讲话?但魏东坚决不许他推让,吩咐卞占丰当即把给自己准备的发言稿送到司徒向彬的办公室。卢雅宣的格外垂青令司徒向彬倍感激动,不过他心里也很矛盾。放下电话,想了许久,终于拿定主意该不该接受这个差使。086司徒向彬的仕途算不上一帆风顺,有时他也常常为此而郁闷。论进入领导层的时间,他甚至比魏东还要早,二十八岁就当上县级市市长了,又是省委选拔的第一批青年干部赴欧洲研修班的成员,那批干部中,现在人人都比他做得官大。其实他也是有机会的,从国外回来,正赶上各市地大面积换届,拟议中要把他派到L省中部的一个工业城市担任副市长。研修班结业的晚宴上,当时的省委组织部长拍着他的肩膀说,小伙子年轻有为,正是大展鸿图的年纪,有没有想法挑点更重的担子啊?他笑笑,谦虚地说自己能力有限。嘴上虽然这样讲,心里却很高兴,因为对他的安排早就风声在外,这回部长亲自这样问,显然是八成的事了。不料两天后结果公布,副市长的交椅给了一个西部小县的县委书记,而他的这个研修班同学无论哪方面条件都不如自己。更令他接受不了的是,全班十五个人,没有获得提升的只有他一个人。分手那天,一向处事矜持的司徒向彬喝醉了。事后他得知,就是组织部长与他闲聊的那个晚上,那位县委书记去了部长的家,据说包里是一叠厚厚的钞票。当然时间不长,组织部长因为卖官鬻爵而锒铛入狱,花了十五万元当上副市长的那个家伙也丢了乌纱帽。但这件事对司徒向彬的刺激实在太大了,后来他对知己的朋友说起此事时,那个朋友连声骂他蠢:“人家部长向你透露那个信息是什么目的?不就是在暗示你吗?你竟然毫无反应!你以为共产党的官儿天生就该让你当?对那些大权在握的人来说,提拔谁干不行?离了你这地球就不转啦?!”现在这个市委副书记的位置,是司徒向彬靠着实干一步一个脚印熬上来的。从县级市市长任上,他历任县委书记、市政府秘书长、市长助理,又干了几年副市长。五年前干部交流,来到A市当了权力排行榜上的第三号人物。比照那些当初与自己肩膀头一般高而如今都当上市地一把手的得志者来说,他的升迁节拍算是慢的,可恶的是,那些浑蛋捡了便宜还卖乖,一见面总是夸他“干得稳”、“有长劲”,明显地是在嘲弄他。不过司徒向彬感到硬气的是,从进入政界第一天起,他在职务一事上就没花过一分钱。他也不打算花这笔钱,这是他给自己确立的一条底线。他觉得如果那样做,不仅收他钱卖给他官帽子的人瞧不起他,连他自己也会瞧不起自己。司徒向彬自认还算是个读书人,这点廉耻观还是有的,起码以后面对儿孙,他要保证脸上不会有愧色。当然,这不等于司徒向彬对更高的职位没有追求。大凡有事业心的人都希望有能干事业的一方天地,当官从政也是如此,官儿大了,权力随之也大了,自己的意志便可以在更大的范围内得到体现。司徒向彬在当官的事上也时常动心思,他常想,官总是要人当的,不是好人当,就是坏人当;他给自己开脱说,我想当官,是因为我是个好人,好人当官,可以堵死坏人当官的路,所以好人想当官绝对是件必须大力提倡并且应当获得全党全社会大力支持的事。假如历史上的官儿都让魏征、包拯、海瑞、况钟这样的杰出人才当了,哪还有赵高、蔡京、严嵩、刘瑾之流为非作歹戕害天下的机会!魏东要高升到省里去,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司徒向彬为他高兴,更为自己有机会再进一步而高兴。正常情况下,市委书记出缺,市长会接任,市长腾出的位子,如果上头不另派人来,那么市委副书记和常务副市长便是最合适的继任人选。上次卢雅宣来A市时,适逢魏东在北京尚未回来,他曾夜访卢雅宣,向她暗示了自己的意图。他与卢雅宣有过一面之交。多年前,他在一个县级市当市长,做城市规划时,请了省规划设计院的院长前去顾问把关。当时他中意的一份设计图是建设一条沿江大道,笔直十公里,二十八米宽。不过受邀的院长坚决反对,理由是,一个只有二十万人口的小城市,不适宜建设宽街广衢,城区街巷应该多点辐射,以道路密度取代道路宽度,同时要多设环岛、弯路、隧道、桥涵,借以增加城市的起伏感和深邃感,不至于一眼望到底,显得浅薄而庸俗。后来他采纳了专家的意见,城市改造扩建工程完成后,被国家建设部评为优秀规划建设项目。他拿着奖杯和获奖证书到院长家里去报喜,见到了卢雅宣。那时卢雅宣还在省人事厅工作,而那位规划设计院的院长则是她的丈夫。那次夜访,使卢雅宣又想起了他。其后,他又与王日普进行过一次透彻的算得上是交心的长谈,开诚布公地说出了自己的愿望。王日普这个人为人处事比较公道正派,也认为由司徒向彬来接任市长更有利于工作,因此表态很明确:假如自己有可能转任市委书记,一定会力推司徒向彬接任市长一职。对魏东,司徒向彬并没有直接谈及这个话题,总不能人家还没离开,自己就急不可待了,好像要赶人家走似的。但这段时间,他与魏东接触得比以往要多得多,而且无论大事小情,他一般都会支持魏东的想法和决定。像处理毓岚县玉石矿事故一事,放在以往,他肯定是要表示不同意见的,但这次却违心地投了赞成票。司徒向彬明白,卢雅宣能够主动提出让自己在这样重要的会议上唱主角,就说明她对A市干部的布局已经有了通盘考虑,就是说,从外地调进来一个市长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了。既然这样,自己也就别再不识抬举,反正魏东也不会认为受到了威胁。087现场会开了一天,下午安排的是分组讨论,最后又是大会,卢雅宣做了总结讲话。散会后,来自北京的记者要求采访魏东,想起卢雅宣说自己不必出头露面太多的话,魏东笑着请卢雅宣接受采访。卢雅宣说,经验是你的,我怎么好贪天之功为己有哇,还是你来吧!晚上,东钢老总杜国忠设宴款待与会代表。魏东、王日普和司徒向彬陪同中组部和省委组织部的领导在主桌就座。卢雅宣的身边坐着魏东。说话比较多的是杜国忠、中组部那位副局长、卢雅宣和魏东几个人,其他人只是适时地插插话,言语不多。这也是官场的规矩,这种场合,当下属的如果抢着出风头,那才叫不知好歹呢。卢雅宣突然说起了A市的市容建设,连连夸奖有时代气息,“一个重工业城市能够获得国家级的‘花园式城市’荣誉称号,在咱们省内也是独一家,的确不容易。王市长大破大立,有气魄!”王日普听了自然高兴,但仍然谦虚地表示做得不够。卢雅宣转向魏东提议:“我早年在大学就是学的城市规划与建设,现在虽然脱离了本专业,对这方面还是很关心的。A市的城市经营理念有超前之处,这也应该看做是推动经济隆起的重要动力。我看市委可以出面好好总结总结老城市改造的成熟做法和探索创新之处,这对全省各市地都会有借鉴作用。向彬,我记得那几年你在东部城市抓市政建设很有一套,还被国家建设部树为典型,称得上是行家。魏书记很忙,这件事你可以牵头抓一抓,是吧,魏东同志?”魏东暗地里吃了一惊,心想卢部长看来真是要大力往上抬举自己这位副书记了,竟然连他早年的那点光彩事都摸得一清二楚,还郑重其事地为之广而告之。不过这种想法转瞬即逝,魏东随即脸上漾满笑容说:“还是卢部长目光远大,我们班子里这么多人还都没想得这么远呢!向彬,卢部长说话了,你就受点累,把这副担子挑起来吧,好在这方面的工作你并不生疏。”司徒向彬得体地说:“两位领导既然交办给我,这活儿无论如何我也要接受,而且千方百计也要干好。只是王市长,如果我总结得不到位,不能完整反映市政府这些年的建树,你可不要责怪我哟,我这也是被赶着鸭子上架的。”餐厅里洋溢着一阵阵笑声。

016由于魏东是从中央党校临时请假回来的,穆天剑在A市也停留了许多天,两人都忙得很,所以老纯峰的后事便没有按“停三”或“停七”的民间习俗办,去世后第二天下午,就在市殡仪馆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事先李听梵和市委办公厅主任敬晖一道,按照市委研究的意见与逝者家属做了沟通,家属很是通情达理,没提出任何过分的要求。时间比较紧张,好在最重要的生平介绍早在一周前就准备好了,并且获得市委批准,但即使这样,整个殡仪的筹备也很忙碌。办公厅和宣传部会同民政局一起来操办这件事,大量具体事务都落在李听梵身上。她努力摒弃头天晚上在宾馆造成的坏心情,布置手下一项项落实下午告别仪式涉及的一些细节,忙得连早饭都没吃上。看看已近中午,她来到机关食堂,随便点了两样东西便坐在桌前吃起来。旁边的小范突然指着挂在天花板下的大屏幕叫她看,原来是在报道穆天剑到东方钢铁集团公司进行学习贯彻科学发展观实践活动调研的新闻。东钢是中直企业,党的关系隶属地方,其董事长兼总经理杜国忠挂着A市市委常委的头衔。科学发展观学习实践活动由省委宣传部统筹,穆天剑利用市里筹备丧事的间隙去那里做做考察或视察也是分内之事,可是经历过昨天晚上那场噩梦,李听梵却对这张看上去矜持严肃端庄正派的面孔产生了天然的反感,尤其是听着他在现场谆谆指导东钢如何把科学发展观教育引向深入,如何通过科学发展观教育提高广大党员干部综合素质的堂皇言论,她不由得又一次感到一阵阵反胃,食欲顿时一点也没有了。屏幕上这个形象,难道与昨天晚上那个眼色暧昧、语言低俗、举止猥琐的家伙是同一个人吗?她简直不敢相信。可是看着杜国忠却在频频点头,旁边的一干随行人员则虔诚地记着省委宣传部长讲的每一句话,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在演戏?李听梵心里不由自主地泛起一点点悲哀。老纯峰的遗体告别仪式举办得庄严而隆重,除了各市地委宣传部门,老纯峰老家和他工作过的地方,连省委书记王景林和中宣部都送了花圈或挽幛。穆天剑代表省委省政府出席了仪式,王日普主持仪式,魏东介绍了逝者的生平,虽说评价有些溢美,但本着“死者为大”的原则,在场的人都能认可,所以尽管英年早逝,但这份哀荣也算说得过去了。回到市里,穆天剑与魏东关起门来个别交谈了半小时,然后下楼乘车返回省城,看见李听梵站在送行的人群中,他特意与她握了握手,亲切地说:“听梵,这一阵子干得不错,继续努力,好好干!”那张富态而慈祥的脸上挂着善意而关切的微笑。李听梵礼节性地道谢,却没有什么表情。017穆天剑走后,魏东把王日普、司徒向彬、另一个副书记兼纪委书记成跃龄加上组织部长关本为叫到自己办公室,就宣传部下一步工作做了简单的沟通,然后马上召开常委会进行研究,因为晚上他就要赶火车回北京。他提出的动议令在场的几个人都很意外,但他说,这个方案已经和穆部长交流过,省里也有这方面的考虑。一祭出这面大旗,其他人便不好再反对了。常委会上,魏东让关本为介绍了关于宣传部的人事调整意见:李听梵改任高新经济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工委书记,提名为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待市人大批准后上任;原开发区党工委书记曲路平改任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主持宣传部日常工作;由市委副书记司徒向彬临时分管宣传部;原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丁大一年届退休,退居二线,保留原待遇不变。魏东知道,这个调整方案肯定会引起不同意见,至少会有不少人为李听梵抱不平。但他没有办法。穆天剑临行前已经把自己的意见表达得很清楚了,他怎么能逆着这位省委常委的意思行事呢?穆天剑说,他考虑了几天,还是觉得魏东的想法比较全面,李听梵参加工作时间短,家门,校门,机关门,缺少必要的历练,需要补上基层这一课,眼下提起来担任这样一个重工业城市的常委、宣传部长,似乎嫩了些,不如先放下去锻炼几年,等成熟了再用不迟。不愧是上级领导,说话就是有水平,明明是自己的想法,却说成是听从下级的意见。魏东暗地里叫苦,不明白何以两天不到,这位上司忽然改变了主意。从心里说,魏东不愿意这样安排李听梵,毕竟她选择到A市是奔着自己来的,李苏宁又一向有恩于自己,但恰恰是这个因素使魏东不敢违忤穆天剑的意见。穆天剑对自己与李家的关系可是一清二楚的,自己已经被列为省级后备干部,正在接受重点培养,被派到中央党校学习,就是表明离进入副省级行列已经为期不远了,在这个关键时刻,绝不能为了那点所谓的情义而葬送大好前程。本来前天魏东与穆天剑提出另行安排李听梵的工作是在放气球,意在试探他的口风。当时听穆天剑否决自己的想法,他还有几分高兴。从本意说,魏东是想把李听梵提起来的,一来她具备这个条件,二来也好对老领导交代。李听梵来A市这两年,工作很出色,上上下下口碑都不错,不仅老纯峰,市委班子里其他人也都认为这是棵搞宣传工作的好苗子。按照眼下这样安排,虽说职级没降低,但谁都看得出来,接市委常委的班基本上是没有希望了,这未免有些残酷。“可是……她是省里下派的后备干部啊!”魏东还想争取一下,委婉地提醒穆天剑。“你就把这个后备干部看得那么重?此一时彼一时嘛!”穆天剑睨了魏东一眼,不屑地说,“情况是在不断地变化,我们的思维方式也要与时俱进。昨天后备,今天就可能不需要再备了,这种情况很正常嘛。何况我并没有说不让她当这个后备干部了。”魏东出了一身冷汗,立刻意识到自己这句话说得多余了。穆天剑这番表述,无异于在警告自己,“后备干部”上级可以叫你当,也可以随时取消你的后备资格。“穆部长考虑得很周全,我完全拥护。这样安排,对听梵这个年轻同志也是关怀爱护,我想她是会理解省委和穆部长这片良苦用心的。”“是呵,她还年轻,来日方长嘛!”穆天剑打着官腔说。魏东毕竟心里对李听梵有几分歉疚,于是力主由她同时兼任管委会主任,而此前穆天剑的意见,只是想叫她担任工委书记一职。常委会上不出所料地发生了争执,但由于事先魏东已经与几位主要班子成员达成了一致,所以其他人有不同意见也影响不了大局,这件事就这样定了下来。散会时天已见黑,魏东不待休息,马上让人把李听梵叫到自己办公室,向她宣布了常委会的决议。李听梵的反应令魏东有几分吃惊,她似乎有所准备,态度非常平静,一点条件没讲便答应到新岗位任职,只是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办理工作交接。这反倒使魏东心里越发不得劲儿,生怕李听梵误会自己是落井下石,看老上级倒霉了才把她贬到底下去,加之穆天剑临走时对李听梵说了那样一句话,很容易让她以为这样的调动是他这个市委书记的意见,于是宽慰她道:“交接的事不急,你听办公厅安排吧,司徒副书记会送你过去的。——听梵,你也是在大小机关工作过十多年的人了,经历的人和事不比我少,一定会明白我的苦衷,上级的意图我不能不执行,即使是不理解,这是党内的规矩。回去见到老太太,要多给我做做解释,待我抽出时间,也要上省城去看看她老人家。你放心,只要我魏东还在A市,你的事我就要负责到底,毕竟你还是省里挂号的后备干部嘛!”李听梵起身告辞,微笑着说:“谢谢魏书记关心。——可是对这个后备干部,我并没把它放在心上。”看着李听梵落落大方的身影消失在门外,魏东忽然觉得自己变得有些卑琐,尤其是李听梵最后那句话,让他感觉出自己与她在人格和心灵上的差距。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本文由六彩开奖结果直播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后备干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