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埃落定,第四十一章

作者: 文学小说  发布:2019-09-03

094市委党校新校区位于玉佛山脚下。这里原先是市消防局的一处训练场,杨柳河从山脚下蜿蜒而过。一些开发商看好这里依山傍水,争着要买下这个地块开发高档商品房。市规划办和城建局曾想在这里打造“东方的奥地利山地小镇”,据说还派人专程去那个北欧国家高薪聘请设计师进行初步规划。报社也打报告申请将社址迁入此地。后来还是魏东力排众议,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这样有文化蕴涵的上好地势,哪能让那些不学无术的暴发户们暴殄天物!于是决定把市属的几所高校和中等专业学校迁址于此,腾出高校在市区内的原有地块开发房地产。党校便借了这个便利获得了十万平方米的开发面积。梁吾周对市委书记的这个决定由衷赞成,这说明魏东的眼界还是比一般人宽阔,站得高,看得也远。而且这也是一个各方共赢的结果,高校环境得到了极大改善,市中心原有地块由于处于寸土寸金的位置,开发商拿到手里也不吃亏,况且把高中等院校迁出市区往风景优美的郊外发展,更符合国外开办大学的模式和惯例。顺着崎岖的山路登上山顶,梁吾周已经有些喘息,手里那根随意捡来的柞木棍子成了他借力的拐杖。赵连庭、庞武还有后勤副校长以及新校区基建办的几个人跟在他后边。下午他召开了校领导班子和有关部门参加的专门会议,研究基建筹备工作。下周就要招标了,招标之后,先期施工就要展开,虽然整个工程都由上头统筹,但涉及校内的事情也不少,他这个主持党校工作的第一副校长,不得不把更多的精力用在这上面。会议之后,看看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他便带着相关人员来到现场看看消防局搬迁工作进行到什么程度了。玉佛山并不算太高,但也是全市的制高点。登上山顶回望,太阳已经落到地平线下,一抹云彩被它涂成了五彩斑斓的颜色,不断变幻着奇异缥缈的形状。那个燃烧着的火球一样的大家伙以前所未有的壮观把最后的辉煌倾泄在大地上,市区里一幢幢摩天大厦好像都披上了一层黄金甲,愈来愈浓的暮色似乎在给浮躁忙乱的一天做着最后的总结。梁吾周一动不动地拄着柞木手杖盯着慢慢沉下去的太阳,心里忽然产生一阵悸动,似乎感觉到这景象里包含着许多深不可测的秘密,而这些秘密都与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不由得瞥了身边的庞武一眼。坏消息和好消息传播得一样快,有时甚至比好消息的腿还要长。周一上午,梁吾周便听说市委宣传部迎接新部长上任的会议突然被取消,他当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过一两个小时,确切消息传来,说是张嘉缑惹上了大麻烦,这回不但宣传部长的宝座坐不上,弄不好,恐怕连报社总编辑的位子也保不住了。细打听之下,竟然是省委书记亲自发的话。梁吾周不由得想起那天晚上庞武笑嘻嘻地问自己,“省委常委说话顶用,还是省委书记说话顶用?”难道这小子真的手眼通天,能直接挂上省委书记的关系?没等他找,庞武自己就推开门进来了。梁吾周心照不宣地瞅瞅他,笑了,顺手给他倒了杯水。“你小子搞的什么鬼?说说吧!”两人不用拐弯抹角,都明白对方的心思。庞武在梁吾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半秃的头顶闪着光,自得地说:“我说过领导不必烦恼,别看他姓张的蹦跶得紧,那也是瞎忙活。官运这东西是命里注定的事,该是你的,推也推不掉;不该是你的,抢也抢不来。这不,应验了吧?”梁吾周专注地听着。“其实两周前我就把那本新印的《绿色雨》寄到北京几个要害部门去了,省里也寄了,只是没想到上头的反应这么慢。不过我想,除非没有反应,有反应就会是致命的。这种有严重政治错误的书,哪个当权者敢掉以轻心不予置理?省委书记批示,我还不过瘾呢,按说至少应该是中宣部的领导亲自过问才够分量。”这个分析倒是有道理。梁吾想起当初玩弄赵连庭的事,倘若不是抓住他支持动乱、政治立场不坚定的把柄,自己哪能当上这党校事实上的一把手?在中国做官,宁犯组织错误,不能犯政治错误,政治上站错了队可是仕途上最大的忌讳。“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从哪里来的呀?”“是我从海外明慧网上下载的。”梁吾周知道,“明慧网”是流窜海外那些所谓“民运分子”开办的,专门发表一些攻击国内现行政策的东西,属于被查禁的网站。“你这样做也有点不仗义,”梁吾周笑道,“不是把那个禹什么给坑了吗?”“可不是嘛!”庞武也有些不自在,“刚才那小子还打电话问我是怎么回事呢。我给他来了个装痴卖傻,说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印出的书我还没来得及看呢!他叫我过去查对一下原稿和U盘,这不,一会儿我就得去,那家伙现在连上吊的心都有了!”“你这一拳可算是致命的了,只是忒毒了点。”想想张嘉缑现在可能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梁吾周不由得有些心中不忍。“领导说过,打蛇要打七寸,咱老庞要打他就得一下子打死,不然回过头来被他咬一口,那可是赔本的买卖,咱不能干!”梁吾周满意地点点头,又说:“那个提供书稿的作者也得叮嘱叮嘱她,得统一口径,别被人家找到什么漏洞才好。”095从山上往下望,依稀可以看到报社那一排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老楼。市委党校原来的硬件条件与报社不相上下,但这回新校区建成后,可就鸟枪换炮,旧貌变新颜了,只是那时自己也可能在市委大楼里占据一席之地了。按说张嘉缑本来有这个机会的,可现在只能继续困在那排与他的年龄差不多的老楼房里。想到这里,梁吾周心里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滋味。那小子心眼太小,注定成不了大气候。想到这里,梁吾周又有些释然。“三个代表”学习教育活动刚刚启动时,他给全市处级以上干部作过一场报告,反响很好,校办把讲稿整理后送到报社,想在理论版发表。版面编辑已经画好了版样,到了张嘉缑那里却给毙掉了,说是上头有规定,不能随便发表局以上领导干部的署名文章。地震后党校组织志愿者队伍去灾区救援,引起很大轰动,市委书记都给予了高度肯定,张嘉缑在组织报道时却刻意淡化了党校和他梁吾周的作用。就冲他这些做法,今天走了背运也真不值得同情。“校长,”后勤副校长展开一张规划图,让梁吾周看,其他几个人也围过来。按照上头批复的设计意见,新校区将建设一座办公楼、一座综合教学楼、一座可容纳四百人住宿的高标准生活楼、一个千人礼堂、一个拓展训练场、一个室外运动场、一座体育馆、一所医疗保健中心、两座食堂,外加学历教育区、电化教学区、大小研讨室、游泳池,仅土建工程部分投资就需六七千万,再加上配套设施,预算约在亿元之上。全部工程完成后,A市市委党校的办学条件在L省将达到一流水平。这在党校五十年的发展史上也是破天荒的。梁吾周想,如果说政绩的话,在自己任内能操办起这么大一件事,不是最好的政绩吗?至少以后的校史上是要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的。他张嘉缑怎么能和自己相比!看着规划蓝图,梁吾周忽然想起一件事,那就是魏东几天前曾暗示他,说省里一个领导的孩子有意拿到这个项目,但当时是在匆忙之中,他也是含含糊糊地说了半句,后来便没再过问。旧校区拆迁与开发已经交给了嘉龙集团,本来那个郭总胃口很大,想把老校区与新校区两个工程一揽子拿下。但梁吾周却没那么傻,人情送给一个有腰包没头脑的大款,何如送给一个有用的人?嘉龙集团是王日普介绍的关系,不能不关照,不过给他们旧校区拆迁那么大的项目足可以在王日普面前交差了。现在看来,自己把新校区施工这块肥肉留下来还是聪明的,不然一旦有更大的领导开口,拿什么应付?现在他就有把握来满足魏东可能提出的进一步要求了。按照规定,这样大的项目,招标必须由市里统一组织,党校只是参与方之一,没有最终决定权。从理论上说,既是公开招标,一切就应该是透明的,基本上不应该有暗箱操作的机会。但现在的事,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真正严格按照公开公平公正要求办的实在是少得可怜,主事者若想把这个工程给哪个人,总是有他的办法。所以有时候尽管招标仪式搞得热热闹闹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其实大多数投标单位不过是“陪标”而已,梁吾周自己就干过这种事。上次党校电教室拟采购一百台电脑,上头要求供应商不得少于三家,而庞武弟弟的那个公司想拿到这块肥肉,梁吾周只是给了后勤副校长一点暗示,这件事就做成了。其实手法很简单,庞武弟弟自己找了另外两家同行一起来参与竞标,事先已经“勾兑”好了,那两家只是报个高价,用来反衬庞武弟弟这家公司“物优价廉”,中标当然就是情理当中的了。梁吾周知道,现在对于魏东来说,省里领导至关重要,倘若真有哪个省领导开口提出要求,不管是什么事,魏东肯定都不会拒绝。而魏东对自己有着同样的重要性。自己虽然已经在与张嘉缑的第一个回合较量中占得上风,魏东却至今没明确表态,只要任命文件不下达,变数是随时可能出现的,半路上杀出匹黑马来也未尝不可能,所以还是要在魏东身上浇浇油。这个工程是火上浇油的最好材料,他决定不等魏东追问,自己应当主动一些.

119很快便进入11月了,这天早晨刚起床,张嘉缑便打开电视机,里面播报,贝拉克·侯赛因·奥巴马当选为美国第四十四任第五十六届总统。这可以算是新闻,也可以不算新闻,奥巴马胜选,早已是全世界人民预料当中的事了。但即便如此,这个黑人血统的年轻政治家,此刻也是几十亿双眼睛关注的焦点。妈的,真年轻,才四十七岁。这家伙与自己应该算是同龄人,张嘉缑忽发奇想,不知道他当没当过后备干部!梁吾周也是四十七岁,可是他却进去了。张嘉缑想起了昨天下午在市委大楼前看到梁吾周的情形。司徒向彬把张嘉缑找去研究如何进一步贯彻落实李苏宁副省长在高新区的讲话精神,加大新的经济增长点宣传报道的问题。司徒向彬的情绪很好,不像往日那样板着个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还取出一筒上好的乌龙茶送给他,说是别人刚从福建带回来的。张嘉缑谢过,知道司徒向彬心情好是因为马上要当市长了。两天前,魏东离开A市到省政协任职,省委宣布市委的日常工作暂由王日普主持,日后正式转任市委书记,王日普便不能再当市长了。司徒向彬是继任市长的第一人选,而且风闻上头也是这个意思。出了大楼,张嘉缑与梁吾周走了个碰头。与司徒向彬一样,梁吾周脸上也是春风得意的样子,一下车便和张嘉缑打招呼,亲热得像老朋友一样。“日普书记召见,不知有什么吩咐。”梁吾周语气里带着压抑不住的几分自得,显然是在为代理市委书记刚上任便找自己谈话而兴奋,一再说:“咱们哥们儿好些日子没在一起好好聚一聚了,过几天找几个人痛痛快快地喝上一顿,我做东!”张嘉缑大约摸能猜出王日普把梁吾周找来会是什么事,心里真像梁吾周说得那样,不由得一阵“痛痛快快”。禹大班几天前就鬼鬼祟祟地告诉他,说那件事已经四脚落地,“一切都搞定了”。梁吾周当然不可能再做这个东了。当天晚上他就被市纪委执行了“双规”。电话是市委办公厅主任敬晖打来的,口气很是谦恭,说王书记请他到市委来一趟。梁吾周的第一反应便是自己梦寐以求的那一刻终于到了,不然这位敬主任不会这样客气。而且据他猜测,魏东走后,市委班子肯定要在短期内进行调整完善,宣传部长一职空闲已久,在这一时刻配备上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这段日子外面已经有这方面的口风,不少人见面都提前表示道贺,梁吾周私下里问过卞占丰,他也说问题应该不大。不料进到办公厅,迎接他的并不是王日普,而是市纪委书记成跃龄和另外几个纪委的人。这些人与梁吾周都挺熟,平时见面也很随便,可是今天却都面色沉郁,表情严肃。成跃龄开门见山地问起他与焉雨亭的关系,并且拿出了几封举报信,一张光盘,数张大大小小的照片。光盘没展示给他看,但那些照片一拿到手上,梁吾周顿时周身颤抖,虚脱了一样大汗淋漓,连一句辩解的话也说不出来了。梁吾周“倒霉”的消息几乎与奥巴马当选的消息同时传播开来,而且比那位黑人新总统更加引人关注,成为当天全市上下议论的热点。虽然大多数人并不清楚把市委党校第一副校长拉下马的那位“莱温斯基”到底是谁,但并不影响坊间对这种桃色事件的演绎。据说随着审查深入,梁吾周当天晚上就交代出了许多劣迹,包括经济上的一些问题,于是,他所面临的便不仅仅是“违反社会主义道德”这样一个轻飘飘的指责了。在办公室里坐了半天,张嘉缑一直处于“报了一箭之仇”的快意当中,虽然表面上显得不动声色。事实也是如此,除了禹大班、刘子琮少数几个心腹,连苏畅都不知道他才是这件事的真正导演。临近午休时,禹大班突然闯进来,脸上带有几分紧张。张嘉缑问他出了什么事。“刚才苏畅来找我,说是那妞儿失踪了。”“失踪了?”张嘉缑吃了一惊。焉雨亭俏丽顽皮天真可爱的样子一下子在眼前浮现,他忽然觉得有些心里发虚。“会不会是上头把她也圈起来了?”他猜测着问,“正常情况下,她是应该到案作证的。”禹大班摇摇头:“我打听了,纪委、检察院都没动她。”“不会想不开吧?”张嘉缑开始担心起来,暗自感觉有愧。自己与梁吾周的矛盾冲突,其实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权力争斗,却让这个无辜的姑娘陪绑,这未免过于残忍。“这倒不像,她给苏畅留了个条子,说是要到一个没有背叛没有虚伪没有物欲的地方去过一生,叫苏畅不要再找她。看不出有寻死觅活的意思。”禹大班说。张嘉缑挥手让禹大班走了。他的心情忽然变得灰暗,双手垫在脑后,想着自己这番举动是不是有损阴德。把梁吾周打下去固然如愿以偿,但自己又得到什么了呢?重新被列为市级后备干部的可能性显然不大了,年纪摆在那里,不是当初三十出头风华正茂的时候,再说魏东一走,在上头也没有靠山了。其实有靠山又能怎么样?魏东信誓旦旦地说要把自己提拔为市委副秘书长,结果不也是一张空头支票吗?官场就是这样,一事当前,人人都要首先考虑个人得失,精明如魏东,当然不会冒着给自己带来不利影响的风险贸然重用一个被省委书记点了名的人。这一点,并不应该感到意外。意外的是,打击梁吾周却殃及池鱼,让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孩子跟着坠入了绯闻的旋涡里,而这也可能对她的后半生带来抹不去的阴翳。张嘉缑忽然又想起了觉明长老送给自己的那十二个字:“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当时自己心悦诚服地受领了这句偈语,可是在现实中却没做到。想想也是,又有几人能做得到呢?他深深地叹了口气。120下午,市委办公厅忽然通知张嘉缑参加全市干部大会。会场还是在召开抗震救灾动员大会的那个大礼堂,主持会议的是王日普。宣布开会后,与会者惊奇地发现,除了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卢雅宣和市里的几位常委外,李听梵也坐在主席台上。当卢雅宣代表省委宣布决定后,底牌才揭晓:王日普任中共A市市委书记;司徒向彬任市委副书记,提名为市长人选,主持市政府日常工作;最大的“冷门”是,李听梵任市委委员、常委、副书记。市委宣传部长的位子依旧空着。张嘉缑坐在回家的车里,手机忽然发出一阵嘀嘀声,低头一看,是池风荷发来的短信。刚才他也来参加会议了,只是两人未来得及说话。短信却不短,内容是:中组部受联合国委托对奥巴马进行考察,结论如下:1.资历不行,由参议员到总统,好比人大代表直接当上了国家主席,缺少台阶,跨度太大。2.年龄不行,47岁当主官,太嫩,压不住阵,俗话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3.形象不行,上台演讲一路小跑,不稳重,没有亲和力,不会高呼“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4.财力不行,为省钱辞掉保姆,为竞选借过钱,腰包连我们的村长都不如。5.党性不行,没进过党校,也不是第二梯队后备干部。6.演讲不行,几万人群情激奋,大喊大叫,却没有人鼓掌。真正的领导作报告,台下应该时而鸦雀无声,时而掌声雷动。7.皮肤不行,长得像个农民,天生就不像当官的材料。有鉴于此,此人不适合提拔,美国人民识人有误,故应宣布此次大选结果无效!张嘉缑笑了笑。这当然不可能是池风荷的创意,他肯定也是属于“进口转外销”,现在吃饱了没事干的人真多,把聪明劲都用在了这上面。不过这则短信的原创者倒是深谙中国比照美国官场彼此的差异,活灵活现地描摩出了时下干部培养配备的机制和选拔任用的真实状态。他删除了这条短信,转头望向窗外。满街的金银花正是盛开的时节,黄的如金,白的如银,黄白相间,妖娆妩媚。张嘉缑忽然觉得,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多年,怎么从来没注意到它们竟然会是这般美丽呢?121市里的干部大会召开的那一刻,玉佛山佛光寺里正在为觉明长老做法事。省政协秘书长魏东特地从省城赶来参加。觉明是头天晚上圆寂的。他是省政协委员,L省知名的宗教人士,但魏东此来还有另外一个缘由,除了他和省委书记王景林,没有其他人知道这层缘由。觉明的遗物摆在魏东眼前,里面有两枚军功章,一枚是上世纪60年代末北疆保卫战一等功奖章,一枚是70年代末南疆自卫反击战二等功奖章。魏东对这两枚军功章很熟悉,二十年前觉明担任A市市委书记时,魏东是市委政研处处长,经常看到书记坐在办公桌前精心揩拭奖章的场面。操办丧仪的和尚们依照觉明的遗嘱把他的遗物都投入火中烧掉了,唯独这两枚军功章被魏东收藏了起来。在觉明的遗像前深深地做了三鞠躬,走出山门时,他意识到,一个时代结束了。远处传来一阵阵隆隆的雷声,要下雨了。雨后的明天,会是一个风清气爽的晴朗天空吗?

本文由六彩开奖结果直播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尘埃落定,第四十一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