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谋反噬,第三十一章

作者: 文学小说  发布:2019-09-03

070第二天一早,庞武就给禹大班打电话,告诉他新校区工程绿化项目的招标很快就要开始了,想与他见个面具体研究一下如何操作。禹大班喜出望外,这么长时间没有动静,他早就着急了,那个“表弟”这几天一直都在催问这件事,他正愁没法回应呢!除了打点庞武,他也从中敲了一笔,俗话说“吃了人家嘴短,拿了人家手软”,票子进了腰包,总要给人家办事才是。所以他当即说:“我这几天也是瞎忙,一直没腾出空儿来和大哥在一起坐一坐。这样吧,还是汇贤楼,我请大哥。”“今天可不敢让你破费,大哥还有事要求老弟呢!”庞武笑着说。“瞧大哥说哪里去了!咱弟兄俩还分什么你我!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哪说得上‘求’字!就这么定了,汇贤楼,晚上6点,不见不散。”“哎哎哎,你这家伙就是性急。”庞武讥笑道,“别总盯着一个汇贤楼了,换换口味吧!我看去那家新开的‘樱岛料理’吧,当一回日本鬼子怎么样?”“听大哥的,我马上打电话订个位。”禹大班爽快地答应了。庞武告诉他先别带那个表弟去,待两人商量好了再告诉那小子,“不过手头有什么美女你可以带来,让大哥也开开眼。”071A市去年进行城市道路改造,把一条上世纪40年代日本殖民者聚居的旧巷子拓宽了,定位为“国外餐饮特色街”,上岛咖啡,真锅西餐,九神飘逸茶吧,迪利比萨屋,富士快餐,肯德基,麦当劳,德克士……各色东西方知名餐饮品牌相继入驻。“樱岛料理”是新开张的一家日本餐馆,老板娘叫西村叶子,长得青春靓丽,妩媚妖艳,性感火辣。她本是从A市到日本九州鹿儿岛留学的纯正中国人,后来学业没大长进,嫁给一个日本老头做续弦后,加入了日本籍,又捞了一笔巨款,随后一脚把行将就木的丈夫踹掉,回到家乡开了这家特色餐厅。樱岛是鹿儿岛上的一座观光火山,有很高的知名度,她便给餐厅起了这个名字,开业时间不长,生意却很火爆。一向嗜腥如猫的庞武听说有这般一个好去处,尤其是有这样一个风情无限的尤物,自然不肯错过,所以不到一个月时间,他已经去过两三次了。禹大班预订的是兰町,一间足有四十平方米的和式大房间,按日本的计量单位算,足有25畳。米白色的榻榻米中央是一方下凹踏足之处,内置炕桌,客人们可以围桌而坐,把双脚放在下边。东西两面墙上挂的都是身着和服的仕女图,对着拉门那面墙则是一口嵌入壁中的大鱼缸,五彩斑斓的各种热带鱼悠闲地游来游去。低矮的天花板上是颇有日本特色的吊灯,烘托得整个房间里既温馨又暧昧。禹大班提前到了,跟着他来的是时辰。中午吃饭时,他在食堂看到时辰,便悄悄问她,报考党校研究生的事准备得怎么样了。时辰说没有时间复习,怕考不上。他便说给她介绍一个党校的领导,看看能不能有所关照。时辰一听很高兴,便答应跟他一起来。侍应生送来两杯富士冰露,两人相对而坐,用吸管慢慢啜着。庞武大大咧咧地走进来,禹大班忙起身相迎,又给时辰做了介绍。庞武朗声笑着说:“时辰!好名字!一看就是有文化的人起的名。我可是在报上没少拜读你的大作哟!”时辰客气地说着谦逊的话。禹大班让她坐到庞武一边,她笑笑,隔着禹大班与庞武坐了个对面。她与庞武是头一次见面,对他的做派有些看不惯。禹大班没勉强她,打个响指,让侍应生上菜。他点的都是有名的日式名菜,盐烧海虾,安康鱼肝,海胆刺身,油炸鲜蘑,生吃鲍鱼,什锦寿司,还叫了一瓮“日本之心”上等清酒。等菜上桌,庞武取出两张纸,说是工程投标书,要禹大班转交给那个表弟,三天内就得交到招标办。禹大班笑道:“你老兄可不能涮着我玩哦,这投标书谁手里没有?关键是你得把标底告诉我呀!”“看你着的哪门子急啊?”庞武也笑着说,“标底我是不会透露的,但我想办法叫他中标就是了。”“好,有大哥这句话,我这心里就有底了。那我先代表我表弟谢谢你了。”禹大班说着,把投标书塞进自己的皮包里。“你先不忙谢,我这还有事要求你呢!”庞武说着,取出一叠书稿摆在桌上。“这是党校一个年轻老师新写的一部小说,书号已经搞到了,想找个便宜一点的印刷厂。这位老师参加工作不久,一下子拿不出上万元的印刷费。禹厂长能不能关照关照,少收点钱?”禹大班拿起书稿简单地翻了翻,嘴上夸奖道:“不愧是党校,人才济济呀!没想到大哥还是个伯乐呢!不过,”他打了个顿。“不过什么?”“我这印刷厂是以印报纸为主业,兼印各种报表、年历片、宣传画,今年才向上申请扩大经营范围,准备上设备印杂志和挂历一类高利润的东西。书籍印刷,得上新闻出版局办理增项才行。”“你就说你的设备能不能印书吧!”庞武打断他的话。“当然可以印,其实内部学习材料一类的东西我们没少印,但正式出版物的印刷,上面管得很紧。”“不过就是一本书嘛,打打马虎眼不就行了?你这堂堂一厂之长,这点事还不是小菜一碟?”庞武武断地说,“不仅要印,还不能多收钱,这本书哇,就熊上你了!”“那当然,大哥有话,小弟哪敢不办!”禹大班知道这桩事虽然有些麻烦,却是推托不掉的,只好送个人情。好在庞武说得对,把任务派下去,底下的人也不知道详情,这个马虎眼还是好打的。“书号带来了吗?”他还是多了个心眼儿。庞武取出一张“自费出版协议书”和书号条码底片,一并交到禹大班手里。看手续齐全,禹大班心里不再嘀咕,于是乐得把人情送到底。“大哥放心,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下个月就叫你见到成书。”“印刷费……”“大哥这么说不就远了吗?这本书我一分钱不收,就当是尽义务了。”“禹厂长这可是给我一个大面子了!”庞武做出作揖的架势,又取出一只U盘,递给禹大班,“全部文稿都在这里,已经校对过了,你只要交给工人排版就行了!”酒菜上齐,三个人开始喝酒。有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在场,禹大班和庞武也不好过于放纵,所以席间气氛还算文雅,所谈的也都是比较正经的话题。时辰咨询了一下党校研究生招生的事,庞武把情况向她作了简单介绍,并答应给她搞一套内部复习题。庞武说大话道,党校自己招生,还不是咱说了算?到时候提前把考题给你就是了!时辰知道他是在说酒话,但仍然很高兴,说既然这样,回去一定要动员自己的男朋友一起报名。“俺们这位大记者可是本市有名的笔杆子哇!”禹大班借着酒劲奉承时辰,“文章写得好,人长得也靓,连进市委魏书记办公室也像蹚平地一样。这不,马上又要当副总编了!”“禹厂长喝高了吧?哪有这回事呀!”时辰有些脸红了,不让他往下说。禹大班找时辰来参加这个聚会也有自己的小九九。前些日子他听主管后勤的副总编说,张嘉缑对这个时辰很器重,已经把她列为总编助理候选人报到市委组织部了,显然这是报社的一颗正在冉冉上升的新星。禹大班是报社有名的“股王”,据说投身股海十多年,从来没亏过,其中的要诀便是抓“潜力股”。时辰进入社级班子后备干部人选,对这样一支潜力无限前景光明的“股票”,他当然要及早抓到手,何况她的未婚夫还在市委机关要害部门工作。所以听说她有报考研究生的意愿,便借这个由头把她拉了来。当然,事先他已经与庞武打过招呼,希望在时辰报考研究生问题上能提供点帮助。半透明的格子拉门轻轻地开了,一个风姿绰约的年轻女人碎步移了进来,这便是老板娘叶子。她穿着一身和服,举止做派冷眼看上去与日本女人无异,深深鞠躬后,她一手执壶,一手捏住宽大的袖子,给每个人把酒斟满。在庞武的要求下,又唱了一支日本小调,然后道声“请多多关照”,退步出了房间。“这女人,韵味不一样吧?”庞武脸上挂着轻浮的笑问禹大班。禹大班看看时辰,捅了庞武一下。时辰暗中皱了皱眉。品尝日餐主要吃的是鲜美。几个人都吃得很满意,一瓮酒也喝光了。对着卡拉OK又唱了几首歌,禹大班张罗去泡温泉,但时辰不想去,于是告辞分手。最后是庞武抢着结了账。

091事情的经过并不复杂,不出三天,前因后果便调查得一清二楚。书是由报社印刷厂印的确定无疑,张嘉缑对此毫不知情也是事实。但“不知情”并不能成为免责的理由,他还是没能坐上市委宣传部长的交椅。魏东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否则他就无法向上头特别是向省委书记王景林交差。精通官场运作规则的张嘉缑也知道这是必然的结果。但他还是有几分不甘心,让刘子珺到魏东家里做最后一次争取。刘子珺可怜兮兮地用手帕擦着眼泪,一个劲地替丈夫叫屈。许隽如也愤愤不平地说,这明显是有人在栽赃陷害,不知者不罪,哪能让嘉缑跟着背黑锅!“你懂什么?”魏东训斥她,“任何单位都是一把手负责制,A市出了问题,上头也得先拿我这个市委书记是问。嘉缑是委屈点,但他不承担责任,难道要市委承担?不给他处分,已经是特殊关照了,还想提拔,能说得过去吗?”刘子珺哭得梨花带雨一般,魏东却有一种解气般的快意。本来起用张嘉缑就不是他特别情愿的事,只是把柄在这个女人手里,他不得不按她的要挟去办,现在好了,你总不能再怪我不成全你老公了吧!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不过他还是给了刘子珺一点安慰。“嘉缑还是不错的,我心里有数。明年市委换届,我想办法让他干干市委副秘书长,用不了几年,秘书长一退,他自然就接班了,那也是常委嘛!”“那就谢谢姐夫了。”刘子珺完全没有了那天在魏东办公室那副不可一世的咄咄气势,眼神里满是乞求。魏东已经不再对这个女人有好感了,应酬了几句,独自上楼去了。092张嘉缑却不会轻易放过禹大班。禹大班说,他也是揽活心切,一看送上门的买卖,而且印数还挺大,便接了下来,没想到这个庞武竟这样阴毒。当然他没敢说是为了报答庞武,自己不但没收一分钱的印刷费,还从庞武手里得了五千元的贿赂。调查组根据禹大班提供的情况找到庞武,不料庞武却把自己洗得一清二白,承认委托禹大班印书,也承认自己的书号是从书贩子手里买来的,却一口咬定自己交给禹大班的书稿并不是印出来的那本,而是一部言情小说。调查组找到原作者——党校一个年轻的业余作者,她也如是说,而且从自己电脑里调出了原稿。再看当初庞武交给禹大班的打印稿,的确与人家电脑里的相同,至于U盘中的稿子为什么变成了《绿色雨》,禹大班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禹大班一直以为是自己手下的印刷工人把稿子弄错了,或是车间里哪个人与自己过不去,暗中偷梁换柱有意给自己制造麻烦,但他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详细述说一遍之后,张嘉缑立刻明白是着了梁吾周的道了。表面上看是庞武做的鬼,背后的鬼影却是梁吾周。这个亏吃得太大了,而且还是个哑巴亏,吃了亏还说不出口,这股闷气真令人难受。想想梁吾周肯定在那里捂着嘴暗笑呢,张嘉缑恨得牙根都发痒。同在官场上混,被人家这样耍弄,这脸也丢不起啊!此仇不报,枉为男子汉,梁吾周,走着瞧,老子就不相信玩不过你!“我看你这印刷厂厂长是当到头了。”张嘉缑黑着脸对禹大班说。禹大班吓得几乎给他跪下,脸上全是汗。“张总,张总,我这是一时失察,没把下边的人管好,你原谅我吧!”他哀求道。“老子煮熟的鸭子都飞了,还让我原谅你?”张嘉缑冷笑道,“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在和那姓梁的、姓庞的串通起来坑害我!”禹大班浑身颤抖,衣服都湿透了,连声否认,并表示自己一定要将功补过,好好整顿印刷厂,完善制度,从严管理,保证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故。一直到现在,他仍然认为是自己手下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将功补过?你能补给我一个市委常委的位子?”张嘉缑越想越气,一拍桌子,厉声说:“给我滚出去!”晚上的饭吃得也不香。刘子珺看他愁眉苦脸的样子,怕他郁闷出病来,便用魏东说的话宽慰他。“他的话,你就能当真?”张嘉缑不屑地哼了一声,“说不定哪天他就拍拍屁股走了,那时谁还想着让你当什么秘书长?”刘子珺噘起嘴,气急败坏地说:“那能怪谁?人家给你把道都铺好了,还不是自己鞋里有沙子硌出泡的?”张嘉缑瞪起眼,想发火却发不出来。想想为当这个官,花销高达十多万,甚至可能连老婆都搭上了,现在却是这样一个结局,张嘉缑心里又像那天在调查组面前那样隐隐作痛。他在客厅的沙发上躺下,感到周身无力。093门铃响了。刘子珺打开门,禹大班走进来,把两盒高档滋补品放下,边问候边走进客厅。张嘉缑瞄了他一眼,没理他。他在心里痛恨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部下,可却不敢真的把他怎么样,自己在他手里的秘密太多了,仅从印刷厂调出的小金库资金就不下百万,惹恼了他,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禹大班回去把整个事情的前后过程仔细回想了一遍,也开始怀疑庞武是在借刀杀人,相信张嘉缑的猜测是有道理的。假如真是如此,那自己就太有负领导了,这个“过”可不是一般的“功”所能补偿的。既然梁吾周是张嘉缑的主要竞争者,而且这件事又是他导演的,那只有把他也搞下来,才能让自己的领导出口恶气,弄好了,领导咸鱼翻身也不是没有可能。这样一想,他就有了主意,一个隐藏在内心深处一直不曾向人透露的秘密很可能就要派上用场了。于是他不等过夜便赶来了。“张总,我有一个好主意。”张嘉缑白他一眼。从他进屋,他就没给他好脸色,连杯水都没倒。禹大班掏出自己的手机,翻到相册一栏,让张嘉缑看。“张总,这个人你一定认识吧?”张嘉缑接过去一看,顿时精神一振。照片上的人是梁吾周,和一个酷女打扮的小丫头在一起,好像是在一个风景地。“下面还有。”禹大班给他揿动滚动键,一张张展示给他看,一共六张,都是这两个人,看得出来,两人的动作很是亲昵。“你是从哪里搞到的?”张嘉缑问。“记得几个月前你派我去南昌参加全国印刷设备订货会吗?那天会议东道方组织游览滕王阁,我意外看见了他们俩。他不认识我,可我在市委党校学习时,听过他做的动员报告,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女的我后来打听清楚了,你猜是谁?巧了,是咱报社广告部苏畅的对象。你说堂堂的党校副校长,带着小姘出去游山玩水,这罪过是不是够大的?”禹大班有一种立了大功的激动,一口气说完。张嘉缑也有些兴奋,却没表现出来,一张张反复地看着照片,许久,才冷冷地说:“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带个女人出去散散心,就是罪过啦?”“单纯散散心当然没有什么,但我看得很清楚,这两人的关系绝对不一般。我这眼睛存不得一点沙子,那就是情人关系,小蜜关系,二奶关系。”禹大班赌咒发誓地说。“我是说,光有这几张照片还不够,打狼要打脊梁骨,打不中要害,回过头来它就会咬死你。”张嘉缑指点他说,“如果能拿到更有分量的证据,这些照片才有分量。”“这事包在我身上。苏畅那小子我能摆弄得了,我有办法搞到铁证。”禹大班拍着胸脯说。张嘉缑又看了一遍照片,叮嘱禹大班把照片洗出来,还要把底片保存好。“这事要绝对保密,不能对任何人透露,打草惊蛇就会前功尽弃。”他严厉地说。“张总放心,我明白。”禹大班说着,又从包里取出一捆百元票,大约有四五万,“这个月的结算出来了,利润还说得过去。这点钱给领导应酬用。”送走禹大班,张嘉缑的心情开朗了一些。这几张照片倒是意外收获,可恨的是,禹大班为什么不早拿出来?那样就可以提前置梁吾周于死地了。即使不能一棒子将他打死,他也得招架一阵子,何必让他这样从容地在背后给自己捅刀子?不过现在也不算晚,你能在政治上找我的毛病,我同样可以在道德上让你出丑。虽然说现在为官不检、为长不尊已经不算什么致命的错误了,但包养二奶却是与一般的生活作风问题不一样,上头还是抓得很紧的,而且这种过错要比政治上站错了队丢人得多。那个女人看来年纪不大,长得也娇俏妩媚,张嘉缑隐约感觉有些面熟。努力了回忆一气,猛然想起时辰等人从四川地震灾区发回的报道中说到“震中父女相遇”时,照片上就是这个丫头。妈的,姓梁的真是挖空心思了,玩女人竟然能玩得这般冠冕堂皇,真叫水平了,焉知那场“父女相遇”不是两人合谋上演的一出现场秀!不知道这家伙是靠什么手腕把这妞儿搞到手的,既然是苏畅的女朋友,看来明天得找苏畅聊一聊了。这小伙子到报社快一年了,自己还没和他说过话呢。

本文由六彩开奖结果直播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密谋反噬,第三十一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