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棋推演,大鱼和小鱼

作者: 文学小说  发布:2019-09-03

056白天大出了一气风头,晚上无事,梁吾周想找卞占丰出去坐一坐。电话打通,那端却带着歉意说,大学同学当爸爸了,他要去喝满月酒。“谢谢大哥了,改日再陪大哥吧!”卞占丰说。“那好吧,等我从四川回来,咱哥儿俩再聚。”梁吾周刚要说“再见”,卞占丰忽然压低声音说,有个情况要告诉他。梁吾周忙竖起耳朵。卞占丰说,张嘉缑的老婆现在与魏书记的夫人打得火热,在北京还专门与魏书记一道吃过饭,据说此前曾经亲自陪着书记夫人到南方旅游了一圈。“有这回事?”梁吾周心里一紧。“许阿姨对我说的,应该不假。”卞占丰用肯定的口气说。放下电话,梁吾周突然变得心烦意乱起来,在办公室里闷坐了一气,一时有些犹豫这个时候该不该去灾区。一旦自己不在家,市里的人事突然发生什么变故而自己措手不及,那可就得不偿失了。想来想去也没有个准主意,于是亲自开着车来到庞武楼下,打通了他的电话。庞武很快下楼来。“领导还没睡呀?”庞武嬉皮笑脸地说,“要是有心情,我陪领导去‘霸王花’吧,做一做‘登峰造极’,那才叫个爽呢!”梁吾周瞪了他一眼,当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勾当。但是作为一个堂堂党校副校长,总还不至于堕落到去那种场合寻花问柳的地步。再说此刻他也没有这份心情。刚才卞占丰透露的信息像一块石头沉甸甸地压在他的心头。官太太们之间有些交往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这两个女人之间的交往就值得关注了。一个是自己竞争对手的老婆,一个是掌管着自己命运的顶头上司的夫人,在眼下这个关头,两人走动得这么密切,难道不值得怀疑吗?以前可从来没听说过她们之间有什么了不得的交情。再说,刘子不过是市妇联的一个中层干部,按说她是没有资格与市委书记搭上关系的,怎么忽然之间居然能在一个桌上吃饭呢?倘若卞占丰这条消息准确,这里面就大有文章了。很显然,张嘉缑是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耍的是兵行诡道那一套。这小子太卑劣了,竟然走起“夫人外交”的路子!但是谁又能小觑枕头风的威力呢?梁吾周开着车在街上遛着弯,说了自己的担忧。庞武笑了。“领导过于敏感了吧?像魏书记那样说一不二的人,哪能听老娘们的!再说,咱们下的本钱,他姓张的可是拿不出来的!上次魏书记陪着中央党校那老家伙来,我就看出来,他对你可是很够意思呵,何况今天你又夺了个头彩!”这倒不假,那次招待魏东他们那个班的学员来A市考察,告别宴会上,魏东特地把梁吾周叫到主桌去陪同中央党校的副校长,这面子给得是够足的了。“不过,”庞武怪笑了一声,“英雄难过美人关,张总编如果豁上血本把老婆舍出去,那力量可就大了!”梁吾周心里一个激灵,不由得把车停了下来。这却是他没想到的。“枕头风”固然能把人吹迷糊,“美人计”不是更有威力吗?张嘉缑那个老婆虽然算不上什么尤物了,但对男人来说杀伤力还是有的。只是,张嘉缑真能下贱到这种程度吗?也不好说,报上不是报道过,湖北一个市委书记,专以吃“窝边草”为荣,不仅机关里稍有姿色的女人都被染指,那些一门心思想往上爬的部下们还争先恐后地主动把自己的老婆、妹妹甚至亲生女儿当做贡品无私地奉献出去了吗?在今天这样一种道德沦丧的政治生态下,什么样的丑恶不能发生呢?“得想个办法,把他彻底淘汰出局,不然总归是个威胁。”梁吾周自言自语地说,眉头紧蹙。没听到庞武接话,梁吾周从后视镜看去,他也在想着什么。“我很快要带队去灾区了,家里的事,你给我警醒着点。”梁吾周补充道。车子又发动起来,两人都不再说话。不一会儿,又转回到庞武家附近。庞武向梁吾周道别,临下车时,笑着说:“领导回家睡个安稳觉,我琢磨个办法吧!”梁吾周却不想回家,往前开了一段,停下来拨通焉雨亭的手机。那个夜猫子果然还没睡。听说梁吾周要过去,做作地说,你还能想起我呀!这么晚了,过来干什么?不过声音却是欢快的。明显地欲擒故纵。“等着我,宝贝,十分钟后到。”想想庞武刚才的表情,梁吾周估计他很快就会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这小子虽说人品上让人不敢恭维,脑瓜灵活反应机敏却是一般人难比的,对自己也算忠心耿耿,如果真有当上市委常委那一天,一定得给他也谋个好位子。一个人独处时,梁吾周时常为自己这种“策划于密室”的阴暗勾当而自愧。可是没有办法,想在这个社会上立足,想在官场上混得开,想在仕途上有所发展,只能这样做。梁吾周把眼下的社会环境比作大海,大海是神秘的,无边无际又深不可测,这种神秘中有危险,也有机遇,每个人都像大海中的一条鱼,危险和机遇对每条鱼都存在,平头百姓就像那种手指肚大小的无名小鱼,它们只能以肉眼看不见的浮游生物或细若游丝的鳞虾为食,在维持生计的同时还要时时提防被比他们大的鱼吞食,而任何一种稍稍大于它们的海洋生物都能吃掉它们,它们是海洋生物链的最末端。当官的则好比比它们大得多的那些鱼,官越大,鱼的个头便越大,嗜血性也越凶。高官当然就是那些巨鲸、猛鲨了,它们是一伙饕餮之徒,永远不知道满足,能够吞得下海洋中的一切生命。如果不想被它们吞食,就要把自己锻炼得有一双洞察入微的火眼金睛、一身闪转腾挪的上好功夫、一套死里逃生的生存技巧。而更重要的是,要把自己变成更大的鱼,能吃掉其他鱼的鱼。每条鱼都是在吞食与被吞食的过程中生活的,能够吃掉别的鱼而不被别的鱼吃掉,既要靠运气,更要靠智谋,因此,瞒天过海、借刀杀人、趁火打劫、笑里藏刀、指桑骂槐、混水摸鱼等等阴谋诡计都是不能不运用的。所谓“三十六计”,哪一计不是阴谋的产物?为了成为一条更大的鱼,为了尽量拓展自己的生存空间,除此之外,恐怕也别无它途。想到这里,梁吾周长出了一口气,似乎坦然了一些。他的思绪又转到了焉雨亭身上,眼前仿佛出现那副顽皮而可人的笑靥,那具丰满诱人的娇小身材。他的情绪忽然变得格外亢奋。

029张嘉缑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什么人也不见,专心致志地搞他的“兵棋推演”。桌上的电话响了好几通,他也没理睬。不知不觉间,两个小时过去了,他的演习还是没有重大突破,不免有些烦躁,所以当手机响起时,他恨恨地骂了一句,不情愿地捡起来看看是谁这么讨厌。屏幕上显示的是池风飏的号码。这个电话不能不接。张嘉缑揿了通话键。张嘉缑交朋友很注意选择性,他总结为“四项基本原则”——交上升期新人胜过交巅峰期旧人,交政坛强人胜过交财坛富人,交看得见的上司胜过交看不见的高官,交领导夫人胜过交领导本人。其实这也算不得什么“独门秘籍”,在官场上,这些浅显道理人人明白,但像张嘉缑这样身体力行坚持不走样的却比较少见。细细分析,这里的道理全在于“实用”两个字。张嘉缑从来不讳言自己对杜威的实用主义哲学的推崇,而且把它与“白猫黑猫论”等同起来,认为“不管白猫黑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这一理论本身就是最大众化、最符合中国国情的实用主义,在交往上,当然也得秉持这一指导思想。上升期的新人固然暂时没有一言定乾坤的力量,但依据自然法则,取代已经达到权力巅峰的旧人是历史的必然,与这些人交往,好比股票市场抄底,眼前投入小,后期回报大。富豪大款固然可以挥金如土,快意人生,但在权力面前,财富不过是奴仆,以中国的政治经济惯例来看,有了权力,财富自然会源源不断地送上门来,想推都推不出去。省长、部长这样的高官当然是位高权重了,可是对他一个地级市党报的总编辑而言,未免可望而不可即,谁能指望某某省长某某部长亲手提拔自己?顶头上司却不一样,他的一句话便可以决定你的政治生命。至于交领导夫人,更是毋须细说的,“枕头风”有时会比市委常委会上的决议更有分量。池风飏符合张嘉缑“四项基本原则”中的第一条。这位年轻新秀是从毓岚县选调上来的,在市政府经协办当了几天副处长,然后被派到北京驻外。张嘉缑从关本为口中得知,池风飏由于具备政治学博士学位,且年富力强,已被省委看中选为“第三梯队”重点培养,说穿了,也是另一种形式的后备干部,于是便有意识地与他接触。池风飏初到北京时,各方面工作都出师不利,一时间没有什么业绩可言,市里不少人啧有烦言,称其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池风飏思想压力很大。就是在这个关头,张嘉缑派记者专程赶到北京采访,写出一篇篇幅不小的新闻特写——《驻京办事处繁忙的一天》,围绕池风飏的活动日程,详尽地介绍了这个驻外机构工作责任的重大,工作推进的难度,工作人员的敬业,工作成绩的突出。《A市日报》在头版头条配上图片发表后,那些对驻京办和池风飏品头论足指手画脚的人顿时没有了市场。也是从这件事后,池风飏和张嘉缑成了不分彼此的“铁”交情。两人之间互相利用的因素是有的,但双方却都能诚心相待,关系越来越密切。池风飏在电话中透露的信息令张嘉缑很吃惊,甚至可以说很震惊。池风飏说,他刚刚把魏书记送到中央党校,魏书记这次来京,带着市委党校的第一副校长梁吾周。市委书记在中央党校学习是人人皆知的事情,梁吾周去北京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可是魏东与梁吾周一道进京,这就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情了。不正常,很不正常。“他跟魏书记同车去的?你能确定?”张嘉缑狐疑地问。池风飏做了肯定的回答。“能不能是为着市委党校的什么业务,他才跟着魏书记一起去的?”张嘉缑猜测着说。池风飏说不像,因为出了车站,两人就分手了,并没有一起去中央党校。再说了,即使是两级党校的业务往来,也根本没有必要请市委书记出面哪!“老兄,听说老部长去世了?现在可是关键时期,老兄可要好自为之呵!”池风飏像是开玩笑,说完便收了线。自己是市委宣传部长的继任人选之一,市直机关里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池风飏特地来电话通报梁吾周的动向,也是基于这一点,为此,张嘉缑对这个年轻人还是心存感激的。但令他百思不得其解而且心中忐忑不安的是,梁吾周怎么能这么快就与魏东拉上关系?老纯峰的丧事昨天才办完,难不成这一夜工夫他就把市委书记摆平了?030屋角的落地时钟“当当”地敲了十二响,张嘉缑却一点不觉得饿,重新坐回到电脑前,屏幕上还在提示他,这一关没过去。“兵棋推演”是从著名的军事网络铁血网流传出来的一款最新风格的网络游戏,原本是为了迎合军事爱好者弄枪舞棒的业余追求,以两军对垒的形式进行单方操纵的攻防战。张嘉缑的女儿呦呦是个电脑迷,而且像男孩子一样酷爱网络游戏,将这个游戏下载后进行了升级,使之适用于商战、谍战、情场、官场上的厮杀。张嘉缑无意中发现女儿玩得如痴如醉,凑过去一看,很快也被吸引住了,于是拷贝了一份拿到单位来。当然他对情杀、商战什么的不感兴趣,按照自己的理解将对战双方设定为自己和另一个不知道真实面目的对手,目标是竞争一个高出一级的爵位,看看究竟靠什么谋略、战术和具体手段可以击败对方,夺得先机。遗憾的是,半个月时间交手了十多次,竟然是败多胜少。今天这场推演更是被动,他把自己的全部有利条件分别转化为顶级军师、一流部署、精锐部队、高能武器,所采取的战术也经过缜密研究,可是出击之后竟然连连败北,一连数战,无一占到便宜。一阵恼火,张嘉缑的倔劲上来了,与池风飏通罢话,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金戈铁马,大漠狼烟,各种新武器都派上了用场,对方却有如神助,依然攻能取,退能防,自己这方还是不能前进一步。张嘉缑点击了“斥侯”按钮,派出细作探看对方的兵力部署,结果一无所获。就这样胶着了十多分钟,屏幕上跳出了“你需要帮助吗?”的方框。以往到这个时候,张嘉缑便宣布休兵,调整兵力部署以备再战,可这次他却丧失了信心,无奈地点击了“帮助”。很快,电脑提示他:“你需要出奇制胜。”出奇制胜?说得对。孙子云,兵者,诡道也。看来自己屡战屡败,原因全在于只注重常规打法,而忽略了以奇兵取胜。人家已经把工作做到了市委书记身上,焉知那不是人家的出奇制胜之策?这是一个危险信号,至少表明自己这一方已经处于被动局面,如果不想束手告负或是主动退出战场,那只有选择一支奇兵,佐以诡道,才可能反败为胜。张嘉缑回到办公桌前,摊开一张图画纸,用红蓝铅笔画出一个人物网络图。他边琢磨边画,边画边修改,使之逐渐清晰起来。魏东,一号决策者,一言九鼎。张嘉缑在他的名下一连画了三个重重的惊叹号。王日普,A市的二号首长,虽说不直接管干部,但他那一票的分量也很重。张嘉缑在他的名下也画了一个惊叹号。司徒向彬,报社的主管领导,同时还分管市委常务工作,说话也很有影响力,至少可以影响到组织部拟定初步方案。张嘉缑在他的名下画了两个惊叹号。不对。张嘉缑想了想,又在司徒向彬名下加了一个问号。这位副书记同时也兼着市委党校校长一职,在自己与梁吾周两个人的选择上,他会倾向于哪一方?这个还说不准。还有关本为,虽说最后拍板的不是他,但作为干部部门的负责人,他的意见具有一定的导向性。以两人的关系而言,他的天平应该是会倾斜到自己一方的,只怕他顶不住比他更大的上级的压力。张嘉缑在他的名下也画了一个惊叹号。……勾勾连连,这张红红蓝蓝的名单一点点地在张嘉缑眼前演化成为一张曲折幽转的作战地图,每个名字都像是一座堡垒,而他就像怀揣炸药包、手提冲锋枪、随时准备发起攻击的勇士。他知道,虽然每一座碉堡都是坚固的,但并不比战场上真正的钢筋水泥堡垒更难对付,这一点,从自己涉足政坛二十年的经验看,还是有把握的。最大的挑战来自于前进过程中随时可能出现的那些看不见的对手在半路上发起的狙击,往往这种狙击才是致命的。张嘉缑担心的不在于不清楚对手隐藏在哪里,而在于不了解对手可能有什么自己不掌握的法术。出奇制胜固然是双方对垒的克敌要诀,焉知对手不是也在按这个要诀行兵布阵?想到梁吾周目前正在北京与魏东在一起,张嘉缑顿时又心烦意乱起来,思绪也发生了短路。想了想,他决定抽空还是到佛光寺去一趟。也许我佛如来会给自己指点迷津?他拍拍脑门,长出了一口气。

本文由六彩开奖结果直播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兵棋推演,大鱼和小鱼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密谋反噬,后备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