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迷离,第十一章

作者: 文学小说  发布:2019-09-03

026尽管四面临街,省直机关家属大院里却十分幽静,一堵高墙将闹市的喧嚣阻隔在外,遍布各处的龙爪槐和大叶垂榆虽然已经过了开花的季节,却把片片绿荫带给大院里的住户,也吸纳了飘进来的浮躁市声。李听梵让司机把自己送到大门前,便下了车。警卫认识她,礼貌地向她致礼问候。李听梵自己不住在大院里,这里是她父母的家。前副省长李苏宁的住宅是一幢日式小楼,掩在一簇簇丁香花丛后。从春节后李听梵就不曾回来过,一晃小半年了。昨天郑阿姨悄悄给她去电话,说老太太最近身体不太好,又要到端午节了,希望她能回来看一看。哥哥在国外当访问学者,丈夫也有一摊自己的工作,自从父亲出事后,在这幢小楼里陪着老太太的只有这位五十多岁的保姆。想想父亲的事给老太太的打击,李听梵料到,妈妈倒不一定有什么大不了的病,心情不好却是一定的了。正是下班时间,大院里不时地有人来来往往,可是,无论是坐车的还是步行的,主动与李听梵打招呼的人却很少。这与过去的情形大相径庭,那时几乎每个人见了她,都要过来搭讪两句,至少要送上一个热情的、带着明显讨好表情的微笑。看到父母家的楼前一片冷清,李听梵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这才四个多月,在她看来就像是隔了半个世纪一样,而世态的炎凉更像一出活报剧一样活生生地展现在眼前。李听梵想起了自己从市委大楼里往高新区管委会搬家时的情景。与曲路平交接完毕,她当时就提出把办公室腾出来,小范张罗着送一送她,可是响应者寥寥,不少人只是在门口与她握握手而已,气得小范坐在车上一个劲骂自己这些同事“势利眼”。其实李听梵的东西并不多,办公厅一台车就全都装下了,她劝止了小范。小范说,不在东西多少,他生气的是,不管多正直的人,进这机关泡上一两年,都变得这般没有人性,说到家,不就是怕给新来的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怕被说成是前任的人吗?那天傍晚,小范下班后又去了高新区,李听梵没想到的是,他竟是坐着报社记者时辰的雪佛兰小坤车去的。听了小范介绍,她才知道,两人是相处多年的恋人,只是机关里没有几个人知道罢了。郑阿姨开门见是李听梵回来了,惊喜地接过她手里的包,让她先去看看老太太。李听梵上楼去,却发现母亲一直午睡未醒。她悄悄在床边坐下,四周打量了一下,爸爸和妈妈前年在玉佛山下照的那幅彩色大照片依旧挂在电视机上方,照片上的爸爸双目炯炯有神,嘴唇抿得很紧,不怒自威,一望而知是个身居高位的领导者。可是,现在他却桎梏缠身,罪名是渎职与受贿。027李听梵无论如何也不能将爸爸与“渎职”、“受贿”画上等号。她想起来那是春节刚过的一天,省委办公厅打电话到A市,叫她立刻到省委,有领导找她谈话。她匆匆赶去,却没想到竟然是省委书记王景林亲自接见了她。王景林告诉她爸爸的事情后,李听梵晃了一晃,险些从椅子上栽下去。“听梵,你是在党的教育下成长起来的,我是看着你长大的,相信你会处理好爸爸这件事的关系。派你下去挂职锻炼是组织的决定,与你爸爸无关,你要放下思想包袱,一如既往地做好自己的工作。这个关头,正是党考验你的时候。”王景林的话很严肃,表情却是父辈一样的慈祥。李听梵知道,省委书记破例亲自把自己找来谈这一席话,是一份格外的关照,不能不说也是对爸爸所涉案情的一种态度上的保留。李苏宁涉案,源于出逃境外的省交通厅厅长。有关部门接连接到举报,说在几条高速公路建设施工中,这个厅长收受巨额贿赂,就在要对他立案查办之时,他却不知道从哪里提前得到讯息,骗取护照一逃了之了。可恶的是,临走前,他给中纪委和省纪检监察部门分别写了信,还在境外对媒体大肆渲染,举报自己的顶头上司常务副省长李苏宁是高速公路项目巨额贿赂的收受人。此前李苏宁正因为那起重大煤矿事故而被停职检查,几件事凑到一起,便被北京来人直接带走,很快被“双规”了。李听梵打死也不肯相信爸爸会是一个贪赃枉法收礼受贿的人。那个厅长她也认识,据说以前就是从A市调入省里的,在省城时,他偶尔也会到自己家里来,在李听梵的印象中,爸爸对他评价尚好,说他有能力,有魄力,是个干才,但有一次,李听梵却听到爸爸对他声色俱厉地好一通训斥,似乎是为当省级后备干部的事。爸爸说,干部问题是组织考虑的事,哪能个人伸手要官?共产党没有这个规矩!爸爸这个人平时严厉有加,李听梵和哥哥从小就很少看到爸爸的笑脸,但她绝对相信爸爸是个一身正气的人,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十四岁生日那天,爸爸忽然主动提出要带她上农村去玩,去了之后她才知道,爸爸从报上看到毓岚山区一个贫困家庭的孩子辍学在家,特地带着女儿来提供资助。那次,李听梵把自己攒了几年的压岁钱都捐了出去,爸爸还给那户人家留下不少日常生活用品。回来的路上,爸爸语重心长地对她说,满了十四岁,你就进入半成年了,要学会对自己负责,对社会负责,对人民负责。就是这样兢兢业业为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而夙夜忧思的一个人,怎么会一下子变成贪污受贿分子呢?就是那天,穆天剑也来家里看望李听梵的母亲。李听梵多少知道,虽然爸爸与这位穆叔叔是同时进入省级领导行列中的,但两人关系并不算融洽,至于是什么原因,她却从没听爸爸提起过。不过那天穆天剑的表现却非常动情,对老太太说,听梵在宣传口工作,算是自己的部下,自己一定要关照她,要对她的前途负责。感动得老太太差一点流出眼泪来。李听梵自认在工作上并不逊于他人,能被选为后备干部派到基层锻炼,也绝非自己巴结钻营的结果,所以她口头上对穆天剑的好意表示感谢,却从来没有要靠上这棵大树的打算。没料到的是,作为一个父辈的人,一个身居高位的领导者,他竟然乘人之危,提出那样龌龊的要求,令李听梵现在回想起来,仍然像被癞蛤蟆咬了一口似的浑身难受。028窗台上摆着一盆兰花,花苞初绽,旁边是李听梵与丈夫、儿子在一起的照片。儿子在寄宿学校读书,应该打电话叫他回来一趟,这么长时间不见面,她真有些想他了。但一想还有正事要办,李听梵压下儿女情长,打通了省国际人才交流中心的电话,找到丈夫为自己联系好的那位主任,约好明天去他那里谈谈引进人才的事。那天到高新区上任,是司徒向彬和市委组织部长关本为把她送去的。高新区班子成员都在,李听梵头一次见到她的前任丁大一。年届六十的丁大一一脸横肉,头顶上没有几根毛发,嘴里叼着香烟,带答不理地与李听梵握握手,连例行欢迎的话也没说。李听梵知道他肯定对自己来顶了他的位子心有不满,不过也没太在意。可是第二天想和他谈谈工作交接的事,他却躲了起来,声称身体不舒服,要休息几天。没有办法,李听梵只好先与高新区工委和管委会的几个副手分别谈话,又召开几个座谈会听听情况。一周后,她对自己下一步工作的重点有了大体头绪,在电话里与丈夫说起了自己的一些设想。方黎鼓励她,并给她出了不少好点子,其中之一就是利用高新区的优惠政策,筹建一座“海外归国学子创业园”,吸引出国留学人员回国创业。明天去国际人才交流中心,就是要通过他们的渠道,为这个创业园做做宣传,同时物色物色青年学子到高新区落户。李听梵想起小范小两口给她提供的信息。这次改任高新区,市里议论不少,有说她犯了错误的,有说她靠山倒了没有仗恃的,有说她自甘暴弃激流勇退的,总之都认为她是走了下坡路。其实对此李听梵有一定的思想准备,魏东找她一说这个安排,她立刻明白是穆天剑从中搞的鬼。看着魏东那副为难的样子,她不假思索便答应了下来,连为自己辩解的话都没说。她明白,魏东现在正处在可上可下的关键时刻,不可能也不敢得罪这位手握重权而且曾在A市一手遮天的人物。同时她也有几分高兴,离开意识形态领域搞一搞经济工作一向是她的愿望,现在有这个机会,未尝不是件好事。或许以后晋升的路子被堵死了,但爸爸说过,人的一生要学会对自己负责,对社会负责,对人民负责,只要做到了这几条,人生就是轰轰烈烈的。个人的荣辱进退,在轰轰烈烈的壮丽人生面前,是多么的渺小,多么的不值一提啊!倒是张嘉缑当天晚上给李听梵来了一个电话。他很热情,根本没提升呵降呵那些庸俗的字眼儿,一再说,高新区是个大有发展的天地,报社以后会加大对高新区的宣传报道力度,极力支持李听梵做好工作。李听梵颇受感动,还对时辰说起这事。时辰说,是呀,我们总编以前总叮嘱我到市直机关采访时多与你接触,说你有思想,以后会是个了不起的女中豪杰呢!“什么女中豪杰,我哭的时候你还没看到呢!”李听梵半真半假地对时辰说。她又想起来那天晚上冲出宾馆时自己的心情,可是那灰暗的一页已经掀过去了。高新区到处生机勃勃,像一个正处在成长期的大孩子,丈夫说得对,事业比仕途重要。那方圆六平方公里,是自己干事业的最好天地,与事业比起来,仕途得意与否又算得了什么呢!

014出了房间,李听梵忍不住想放声大哭。刚才的一幕在她看来简直是奇耻大辱,三十多年来,还没有人敢对她这样放肆,何况是一位谆谆长者、一位位高权重的上级领导。可是宾馆走廊里静得连一根针落地都能听得到,她努力压抑着自己,用拳头堵着嘴,来到大厅,长吁了一口气。总台里的值班小姐殷勤地过来问她需要什么帮助,李听梵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的表情,摇摇头走出旋转门,却发现门前停着的大福特是魏东的车。司机见她出来,忙打开车门请她上车。“魏书记怕您晚上回去不方便,特意叮嘱我在这里等候。”司机解释说,从反光镜里瞄了李听梵一眼。李听梵道过谢,把脸扭向一侧。司机问她去哪里。李听梵一时不想回住处,想了想,吩咐他沿着胜利大街走一走,说自己想散散心。胜利大街是贯穿A市东西的一条景观路,全长二十多公里,双向十车道,沿路种植着国槐、银杏、黄榆等观赏乔木和海棠、紫薇、金银花等灌木,再配以各式造型新颖的路灯,夜晚的景致分外漂亮。司机以中速开着车,李听梵摇下车窗玻璃,望着扑朔迷离不断变幻的街景,陷入沉思。魏东这个人到底是个厚道人,从他留车来接自己这件小事便能看出来。想到这里,李听梵心里涌上一阵暖意。早些年,父亲李苏宁在省里当冶金厅厅长时,看中了魏东的文笔,亲自把他调到省厅给自己当办公室副主任;后来父亲荣升省委常委、副省长,又不断提携他,直到让他当上了A市市委书记。前年团省委确定李听梵为后备干部,准备下放锻炼而征求她的意见时,根据父亲的建议,她要求来A市,而魏东也表现得非常积极。到市委宣传部上任那一天,魏东破例亲自把她送过去,而且在部内讲话时给予她很高的评价。平时两人是正常的工作关系,见面时,李听梵从来不像在省城家里那样称他“大哥”,而是与其他人一样恭恭敬敬地叫他“魏书记”。长年在省直市直机关工作,李听梵深知这些衙门本身就是一座金字塔,每一级台阶上的每一个人都有固定的位置,等级森严,对这些清规戒律,李听梵早已经了然于心,能够摆正八小时内外的关系。魏东对李听梵也一视同仁,除了生活上暗地里过问了几次表达关心外,工作上从来不曾对她特殊照顾过,甚至还几次退回了由她起草上呈的报告或文件。对这些,李听梵觉得非常正常,从中她也认识到,父亲的这位老部下是一个正派的领导干部,丝毫没有想借机讨好老上级从而给自己垫高上升台阶的意思。倒是穆天剑今天的表现令李听梵大感意外。说起来,穆天剑与李苏宁的关系很微妙,表面上两人各管一摊,互不妨碍,彼此相处得也很融洽,但省直上上下下都知道两人曾经有过一场激烈竞争。上次省委班子换届,穆天剑和李苏宁都被列为省委常委的人选,两人都在经济领域干过,都看好了常务副省长的位子,所以明里暗里都在活动。最后的结果是李苏宁被任命为常务副省长,穆天剑则担任了省委宣传部长。尽管同样是常委,但两个职位的分量却不一样,从此,省里便传言这两人面和心不和,据说在常委会上常常意见相左,而且各自手下都有一批拥趸。当然传言毕竟只是传言,公开场合里,两人表现得相当亲近,一起出席活动时还时常互相抬举。内中的细节和实情,作为李苏宁老部下的魏东当然是清楚的,李听梵虽然不甚了了,多少也有所耳闻,但穆天剑每次见了她,都是笑眯眯地和蔼可亲,问长问短地显得很是关心。在省直机关家属大院,李听梵去看望父母时遇到穆天剑,也是一口一个“穆叔叔”,对他十分尊重。015三个月前,父亲李苏宁突然被停职,不久又被中纪委“双规”。事出意外,李听梵一时蒙了,回到家中听母亲说起才知道,省属一家重点煤矿发生透水事故,死了几十个人,父亲因为负有领导责任而被记大过并通报批评。紧接着,省交通厅厅长兼高速公路管理局局长出国考察期间滞留不归,连带着经济问题案发,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时称是给李苏宁送了钱才得以获准带队出访的。这样,作为交通厅的分管领导,身为常务副省长的李苏宁又有了受贿罪,加之煤矿事故中的“领导责任”升级为渎职罪而被免职。魏东找李听梵谈过一次话,大略意思是说,老上级出这种事,他也很难过,但老子是老子,女儿是女儿,父亲的责任不能由子女承担,他会一如既往地支持、关照李听梵的,希望她放下思想包袱,振作起来,把工作做好。当时李听梵很感动,从此在工作中也格外谨慎谦恭。正在医院治疗的老纯峰对她更是信任和支持,凡是她定下来的事,都毫无保留地表示赞成,并且一再叮嘱她放开手脚干,不要瞻前顾后,谨小慎微。这段时间,她已经成为实际上的宣传部一把手,而且几次代表老纯峰列席研究宣传思想工作的市委常委会。李听梵从来不曾把穆天剑当成是与父亲敌对的人来看,在她心目中,这就是一个慈祥的长者,一个有着深厚理论造诣和高超领导艺术的上级领导,一个令人尊重的党的高级干部。她对他一如往常地尊敬甚至崇拜,每次传达他的“重要讲话”时都带着一种由下往上高高仰望的心情,从心底佩服他的渊博、睿智和幽默。她绝没想到他竟然会对自己产生那样的想法。那一瞬间,她的心脏一阵刺痛,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人格受到了污辱,更是为自己心中的偶像訇然坍塌而承受不了。出身于官宦家庭的李听梵是个很传统的女人,活了三十多岁,除了大学毕业时在工厂实习过半年,基本上是在一帆风顺的环境中长大的,参加工作不久便进了团省委,一步步由干事到中层干部,其间结婚、生子,有了一个和谐美满的小家庭。丈夫方黎虽说当过她的老师,却也是她的第一个恋人。虽然对官场里这样那样的所谓“潜规则”时有耳闻,但她多是一笑了之,因为以她的身份,没有哪个人敢把“规则”“潜”到她头上。但是今天晚上却给了她重重的打击,自己的上司,被自己尊称为“叔叔”的这个人竟然提出那样一个在她看来极其丑恶的要求,这使她真切地看到了掩藏在官场舞台大幕后面的肮脏。如果父亲没出事,他穆天剑敢于这样无礼吗?想到这里,李听梵更加气愤,这简直是在乘人之危,而且临别时他说的那几句话,明显地是在威胁自己。刚听到自己被选拔为后备干部时,李听梵很激动,第一时间便打电话告诉了丈夫和父亲。外界或许认为她是沾了当常务副省长的父亲的光,她自己却不这样认为,毕竟在团省委的十年奋斗是她一步步走过来的,年年被评为省直机关先进工作者或优秀共产党员,这份成绩不是靠父亲的光环就能挣来的,她相信自己有这份实力。既然走上了仕途,谁不想一步一个台阶地稳步进步呢?而被列为后备干部,便说明一只脚已经踏上了下一个更高的台阶,只待时机和条件成熟,另一只脚再迈上去,这个“进步”便是实实在在的了,这样的机遇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的。按照正常情况,处级身份的后备干部下派到地市任职,不出意外的话,一两年后便会被提拔到地市级副职岗位。安排她担任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走的就是这样一步棋,可是现在,对宣传系统干部的选拔任用掌握着生杀大权的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长对自己提出了那样的“最后通牒”,这无异于当头一棒,使李听梵真的不知所措了。李听梵又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她克制不住地掏出手机,按通了方黎的号码,但旋即又挂断了。她不想让他为自己担心,更不想让这个令自己恶心的夜晚给心爱的丈夫心里添上阴影。一路行来,车窗外的景观依旧很美。王日普当上市长后,大抓“亮化工程”,把城市的夜晚装点得五彩斑斓,虽然得到了浪费能源的非议,但极大地丰富了市民的夜生活却是实实在在的。街上行人很多,不少都是一家几口其乐融融地走在一起,开心的笑声不时透过车窗飘进来。李听梵忽然产生一种悔意,留在省城,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和丈夫、儿子一道享受这美好的夜生活?省城的夜晚比这里还要美呢,何苦置身于这样一个你争我斗、尔虞我诈、外表冠冕堂皇而内里腐臭不堪的环境中!但是她却不想向穆天剑低头,虽然知道,只要顺从他,地位,权势,其他各种物质利益和荣誉都会随之而来,而且今后职务上升的空间远不止一个地市级副职,但李听梵自认还没下贱到出卖自己的地步!如果从“后备”到提拔必须经过这样一个令人作呕的程序,她宁可不再当这个后备干部。正要告诉司机转回住处时,手机忽然响了,是宣传部综合处的小范。小范语气慌乱地告诉她,就在几分钟前,老部长走了!李听梵忙叫司机送自己去医院。

本文由六彩开奖结果直播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夜色迷离,第十一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