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要逝去的种植业,天桥岭的火把

作者: 文学小说  发布:2019-10-17

  元旦刚过,为支援天桥岭林业局冬采工作,我们出动10台汽车到那里执行运木任务。车队冒着大雪艰难地行进,快到天桥岭时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同车的指导员告诉我,这个三岔路口就是小说《林海雪原》中的那个三岔路口,我追问他这是真的吗?他说他也是听老团长马金玲讲的。当年许多部队北上牡丹江剿匪都是走的这条路,而天桥岭也正是牡丹江方向。
  天快黑的时候我们到了天桥岭,天桥岭林业局冬采指挥部的赵业务接待了我们,晚饭时他对我们说,从今晚开始冬采工作将全面展开,吃完饭我们就出发。听后我们感到疑惑,这么黑的天还能干活吗?我们带着疑问出发了。
  上山的路十分难走,路又窄几乎是爬行,爬过一道山岗,过转角楼不久,我们就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冬采现场点燃了无数只火把,映红了大半个天空,劳动号子悠扬顿挫此起彼伏,伐木的油锯尽情欢唱。那火把虽不如奥运火炬那么有科技含量,但它最原始,最古朴,最俱魅力,劳动号子也是最原生态的。整个现场秩序井然分工明确,有伐木的,有砍树头的,有归楞的(码原木堆)。原木归楞后,就等检尺员检尺然后装车。火把映红了每个人的脸庞,也映红了检尺员小崔的脸庞。她穿戴臃肿,由于检尺需长时间站立工作,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可能是御寒的原因吧。她不停地搓着被冻僵的双手,偶尔用朝族话与赵业务进行交流。那时还没有计算器,每根原木都要手工计算,我们在那里一个月,运木达4000多立方米,她的工作量可想而知。不久,我们完成任务离开了那里。
  很长一段时间都忘不了天桥岭那寒冷的冬夜,那熊熊燃烧的火把,那臃肿的她。转眼到了盛夏,一次到汪清办事,正巧在医院门口碰见了身穿民族服装的她。我停下车,她怀抱浑身飘着乳香的婴儿向我走来,她也看到了我。我顿时明白,她是带着身孕在检尺啊!我的心立刻一热。为了不忘那段经历,孩子起名叫林生,后来听说她当了那里的领导。
  转眼离开延边40多年,而那巍峨的天桥岭,那漫天的大雪,还有工人们手持熊熊火把的情形,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      

游记索引

众所周知的漠河是一座旅游城市,最北 大界江 大冰雪 天然氧吧是他的代名词。殊不知它曾是以林业为支柱产业的县城。曾几何时这里曾为全国输送了千万立方米的木材,被用于房屋的建筑 家居,矿洞支撑,海产品的养殖等。相信全国各地都出现过他的身影。伴随这个数字的是几万几十万名林业工人。近日小编在网上搜索有关漠河林业工人的身影,发现只能找到屈指可数的几张图片。小编有感 当我的父一辈老去的那天,是否还能从一些旧照片中看到自己曾经为之付出了大半辈子的林业生产,忆起那片曾经战斗过的战场。所以小编想以林业生产的流程,为大家表述一篇不一样的游记。小编相信来过漠河的朋友都找到了北,但是不晓得何为林业,相信你的旅程不能够有一个圆满的句号。

下面小编将从两个方面来描述一下林业工人的风采。

一 山上作业

小编的父亲曾是一名采伐工人,对于山上的生产流程非常清楚。根据他的回忆小编整理出了以下内容。

图片 1

图片 2

看到上面这幅图了吧,这是生产第一步,准备作业,想作业 工人们就要先有一个生活居住的场所,于是就有了它。工人们称这个帐篷为点,所以第一步为建点。每年的入冬前就要建好,大概在九月十月左右。近几年随着生产条件的优越,木材储量的减少以及采区的不集中,这种形式的帐篷也就取消了,改为大篷车。特点就是搬家方便。

准备作业完成了,就要等着大雪封山啦。在这边大雪不封山,小河不结冰是生产不了的。只有当地面坚硬如铁的情况下,汽车才便于运输,源源不绝的木材才会从山上运下来。

生产工序

1采伐: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上的这位工人正在伐倒一棵树木,基本就是要取一棵原木根部最大直径处下手,分两部分下锯,沿着树木的倒向先锯大概三分之一,(目的是防止深度过大而对锯片造成挤压)第二步就是在倒向对面,在上提五至十公分下锯。一路深入。一棵大树就会按照提前设计好的方向倒下。(戏文里所说的顺山倒,我估计来源是在这里,每一颗伐倒的原木都是顺着山坡的方向,因为这样便于集材)

2.集材

图片 6

图片 7

图上所见的机械为五零,是集材必不可少的工具,它会把采伐工放倒的原木拖回装车场地。(小编对这个机械的回忆就是声音超大,和坦克有一拼,超有劲)一般需要两个人配合完成,五零司机和捆绳助手。司机坐在冰冷的驾驶室,听着机械发出震耳的轰鸣,而我们的捆绳助手则拖着沉重钢丝绳,蹒跚的走在过膝深的积雪里。去把那一颗颗原木捆绑。

3.装车

图片 8

图片 9当储备了足够木材后就会把它装车运往山下。(一般的时候负责装车的都是五零司机和捆绳助手,特别说下五零司机位列林区三大特殊工种之一,这三手还包括油锯手和搅拌机手)

以上内容描述的是山上生产情景,再来说说生活。每个点大概有五六人,采伐两人,集材装车两人,还有就是负责做饭取暖一两人不等。山上的生产作业时间非常固定遵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因为漠河的冬天日照时间非常短 早上要八点钟亮天,而下午四点天就已经黑了,为了方便生产作业所以遵循这个时间。每天两顿饭,早上一顿,晚上一顿,因为中午往返时间太长,天短,所以大家都吃两顿。早饭的时候忙于上工,所以匆匆结束。晚饭的时候,那可是一天最大的幸福,吃的菜基本都是各个师傅家里带来的(在山下冻好的菜坨,一碗一碗的形状。记得小时候隔几天家里就冻几样,方便父亲拿上山)五六个人,四五样菜,也是蛮丰盛的,热好的小酒。每人都能来上那么一两杯。所以在漠河,在父亲那一辈里基本找不到不喝酒的。所以酒在这里是他们解乏和升华感情必不可缺的。酒后在地火龙搭的床铺上面美美地睡上一觉,迎接新的一天。

二 山下作业

1.过称图片 10

图片 11

小编搜了全网也没有找到一张木材过称图。在这里就用文字描述一下过称的情景吧。如图整车的原条从山上下来以后。是要进入贮木场的,但是对于这样的一车原木没有办法算出其实际的米数,所以就要以其重量和所装的木材种类,按照一定的比例来计算。当然这个比例小编也没有弄明白,这样一车木材小编估算大概在二十五米左右。(着重说一下,冬天开原条车的司机,那可真是真功夫的,这样的司机对冰雪路面真是了如指掌。开过了原条车再开那种加长的挂车,基本上伸手就来。特别表扬一下.

2.加工

对于已经进入厂区的原条要进行初步加工,小编根据自己的想法分为了三大类,即台上加工,楞区管理,装车三块。

台上加工:分为量材 造材 评等下面的图片对应了相应的生产流程

图片 12

图片 13图上的这位工人为量材员正在为一颗杨木进行减量,手中所拿物件为尺杆,有点类似于圆规,每一次转动为一米,所以大部分的原木材长都为一的倍数。另一只手拿的是记号笔在量好的位置划上一道蓝色的记号方便造材锯手工作。

图片 14

图片 15图上的这位锯手根据量材员画好的记号准确下锯,小编看了一下正在锯的这颗白桦木,材长应该在四米,径级应该在12-16cm之间。所评等级为华坑。

还有一道工序为评等,但是没有找到相应的图片,所以没法展示,记得上图所说华坑么,评定其材质为华坑就是评等员的工作。

楞区管理

原木再通过传送带进入楞区图片 16

图片 17

根据不同的材种进入不同的木材楞,在这里都是人工操作(,小编看过国外的生产线,那真的牛全部都是智能机械化,不多说)。进入楞区以后就需要缴库了,我们的巾帼英雄们登场了。

图片 18

图片 19看到这身装备了吧,想到的唯一一个字就是“冷”吧。在缴库的过程中手套就要摘下去了。所以说在这里从事过坚持工作的人,手上基本都会有风湿等疾病,挺不容易的,

图片 20

图片 21图上的几人为夏天检尺,因为到了夏天楞区蚊虫很多,所以也尽量全副武装,图上的这几位大姐是小编曾经的同事,这张照片也是为数不多展现漠河林业风采的旧照。

装车

装车可分为人力和机械两种方式,主要根据车型不同,决定方式不同。

图片 22

图片 23人力装车,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小径原木。用人扛的。打的时候就是抬得见下图

图片 24

图片 25实打实的给力吧,小编也抬过。真的很爽。直到现在有人和我说起重体力劳动,我首推林区抬大木头的。

图片 26

图片 27如图就是机械装车了,五人上下配合一车木材三两个小时就搞定了。下图就是对应的工人

图片 28

图片 29图上所装材种应为四米18-22cm简称四米208。

以上的一幅幅场景可能不会再出现了,只能存在记忆中和那些老照片中。昔日漠河林业工人的风采在历史中也会慢慢老去,变淡。在这篇描述中借用了网上的图片。为了能展示曾经的生产流程,也为了让我的先辈们能从中找到昔日的身影。我相信今日的漠河在封山育林以后,在不久的将来还会重现辉煌。

图片 30

图片 31

图片 32图片 33今日萧条的贮木场覆盖了一层春天的白雪,也覆盖了曾经的光辉岁月

续写——发表于 2015-04-27 14:29

下面的这一段是小编实际体验过的。

大概在2001年的时候,小编还是一名在校的中专生,那时候十六七岁吧。冬天放寒假的时候,在家呆着也没意思,就寻思找点活干,就去了贮木场。因为没有工作经验,只能干最安全最简单的工作“搂海带桩”。各个岗位的不同挣得工资也是不一样的,我记得我挣的是全生产线倒数第二的工资。年前的那一个月大概开了八百多块。每天早上七点半开工,小编是比较幸福的每天早上母亲都做好了饭,起来就吃,吃完大概还剩十几分钟,骑上二八自行车,悠哉的骑到段部,这一段路全是下坡。到了段部大概还能呆分钟,点个名,七点半准时开工,耳边全是传送带哗啦哗啦的声音,你就看一棵棵加工好的原木在传送带上徐徐而来。到了中午十一点半该下班了。又骑上了我的座驾。这段路可就费电力了,全是上坡,而且冬天雪地上的自行车格外的沉,十几分钟骑到家。进屋就吃饭,把潮乎乎的衣服搭在火墙上。吃过饭躺在炕上就能睡着。还差一刻钟一点的时候。母亲准时叫醒我。穿上一双替换的鞋,之前的那一双下午已经穿不了,因为太潮了。还是骑上我的二八。下午就不需要点名了,直接就到工作岗位。天气要是好的话下午一点到两点半这段时间是最舒服的时候,因为这段时间最暖和。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最难熬得时候。天很快就会黑,温度也会骤降,传送带的照明灯光也会亮起来,说实话黑天以后的这段时间太不舒服了。黑天以后的时间要占到全部工作时间的一半。即使有灯光能见度也很低,空气中直接就能看到闪光的冰星,耳边是传送带永不停歇的哗啦声。印象最深的就是忙完一阵活,浑身都会冒起白烟,尤其摘下帽子的时候,就好像馒头要出锅的时候,打开笼屉的效果。一直到晚上的十一点左右,完成了当日的生产任务。这一天才会结束,漠河的冬季大概有六个月,而这样的工作就会有六个月,每个月挣着一千块左右的工资。

图片 34

图片 35天亮之前的中心街红绿灯

图片 36这一张不错吧桥上拍的倒映在有着碎冰的河水中的月亮凌晨三点左右

图片 37

图片 38

图片 39河对面的广场,现在是漠河老百姓最喜欢健身的地方

图片 40马上到家了,我居住的小区 祥瑞 规划的不错 就是人少了一点,据说这个小区大概有一百多户

图片 41

图片 42天上的那个亮点是月亮拍的不是很好。

漠河的清晨,温度零度左右,还是有点冷飕飕的

本文由六彩开奖结果直播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快要逝去的种植业,天桥岭的火把

关键词:

上一篇:相差爱情26周岁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