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府温泉,作者的魂魄在晋代

作者: 文学小说  发布:2019-11-07

“骆骆,你到哪儿去了?” 冷落刚走进默府的范围,冷冽寒风刮过般被人紧紧撅住,一抬眼,那完美无瑕的面容没有了招牌似的笑容,剑眉紧蹙,两潭深幽的黑水带着少有的忧虑。 她试着推推他的胸膛,没想到外表如此瘦弱的他,胸倒是挺硬的,纹丝不动,只好娇怨的说:“哥哥,你把我抓疼了!” 骆绝尘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重重地闭上了眼数秒,心中不断顺气,冷静、冷静……再睁开时,一如往昔。瞬间冷落肩膀上突如其来的重量慢慢消退。 “你去了哪儿了?还穿成这样!” 骆绝尘环视冷落一圈,眉头深锁,板着脸叱责她。她倒不觉得骆绝尘此刻的表情有多可怕,只是有点惋惜那张绝美的脸,配上扭曲的线条多不协调啊。 冷落委屈地噘高了嘴:“哥哥把我丢在默府人就不见了,骆骆很闷啊,就和红枫出去逛逛。可是……没想到……哥哥你这么生气……”说着说着,美目淌泪。 骆绝尘慌张地手足无措,胡乱用他的衣袖擦拭她脸颊上的泪痕。柔声一道:“哥哥是和慕容兄有事商议,才忽略了你……对不起,骆骆,是哥哥不好。”其实他是在躲她,怕她提起“邀花阁”的事,很难启齿。没想到她会不见,早知道……他真不该离开。 在骆绝尘的安抚下,冷落止住了泪水。好奇地望着他,追问道:“哥哥是和慕容公子去赏花了吧?” 骆绝尘满脸困惑,不知所云。“赏花?” “是啊。”她朝他眨眨眼,提醒他:“你们不是在专门种花的地方认识的吗?” 种花的地方?不会是——邀花阁!?骆绝尘连连摇头,挺焦急的解释:“没有,我没去赏花,真的!” 冷落秀眉低垂,不让他看见她眼掠过的狡黠。迳自说道:“可我今天有和红枫去赏花啊!” “什么?”骆绝尘没反应过来,弄不清此赏花是不是彼赏花,刚开口,又合上。 冷落故作神秘地对他一笑,悠然的咬文嚼字:“就是去了扬州最有名的种花之所——‘迎春阁’啊!”末了还加上了一句颇带调侃的话,“那里的花还真是漂亮,让人流连忘返!” 骆绝尘脸“唰”的一下红了,又“唰”的一下变白。她知道了!? “骆骆……你怎么能去那种地方?” “那里不是赏花的地方吗?你告诉我的!”她理直气壮,有一丝看戏的意味。这回看他怎么回话。 骆绝尘无言以对,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个字,心中的羞愧与自责相互缠绕。 冷落嫌气骆绝尘气的还不够,又加上了一句:“我还摘了一朵花回来哦!”说完“咻”得将身后的傻妞推到骆绝尘的跟前,让他看仔细。揶揄的戏言:“以后有空就来我这赏花吧!” 骆绝尘呆楞在原地,一动没动,彻底傻眼了。她真的知道了!早知道当初就不该去那地方!骆绝尘懊恼地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永远别出来。 冷落心中暗哼,想骗她,还嫩了1000年! ************** 翌日晚宴上,冷落瞧见慕容非凡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又望向一旁默默无语,只知道回避她目光的骆绝尘,心中几分了然。随后她便和默玉菲闲庭信步地游逛默府庭院,作为饭后的消遣,红枫跟在身后寸步不离。 夕阳夕照,映衬在错乱有秩的庭院树枝上,反射着熠熠金光,和周围同样金艳艳的房屋相互辉映,金色变得不再俗气,赋予了新的内涵,别有一番滋味。 “妹妹,昨天真的是把骆公子吓坏了,发了疯似的四处找你,还好妹妹没事!” “我会有什么事,小妹不过是出门摘花去了。”冷落言简意赅的回答,忽视一旁神情怪异,直直瞪着她的红枫。 “那就好,没出事,姐姐我也就放心了。”默玉菲不明就里的被她糊弄了过去,并未在此问题上过多的纠缠。 “默姐姐,这几天我哥哥都在忙什么啊?整天见不着他。”冷落随意挑了个话题,与默玉菲聊家常。 “你哥哥他啊……”默玉菲话里藏不住的甜蜜,温柔的嗓音回荡在庭院,“……我家这几天来了许多的江湖人士,有些是骆公子的旧识,遇上了总要续个旧什么的,这聚聚,那聚聚,就把妹妹给搁下了。” 她都不清楚那呆子的去向,默玉菲倒是挺了解的,这几天必定和呆子同进同出。 冷落压抑住心中的愤怒,扯出一抿笑容,可惜被面纱挡着默玉菲看不见,只能看见冷落平静如水的双眸。冷落嘴里嘟嚷道:“哥哥很厉害吗?”这问题她早就想知道了,骆绝尘从没谈起过他在江湖的经历。 “当然!”默玉菲眼中盈满了崇拜和倾慕,目光越过冷落望着远处,仿佛陷入了往昔的回忆。 “去年的武林大会上,当时的骆公子默默无名,没人瞧得起他。武林这地方,没点本事是没人看得起的,外表的出色只是累赘,必会惹来他人的妒意,加以诽谤攻击。而骆公子用自己的本事让那些猜妒者封上了口,一路比武杀入了决赛,最后竟能和黑风堡的堡主——黑豹战成平手,一战成名……” “那个黑豹武功很厉害吗?”冷落忍不住打断她。有问题就要提,这是冷落能记住的难得的几句老师教导语录之一。 默玉菲耐心地答疑解惑,没有丝毫不耐,“黑堡主当然很厉害。他是一个武痴,一生醉身于武学,不能自拔,而黑堡主平日里经常和人比武切磋武艺。据说,江湖上能和他过招两三百回合的不超过十人,绝对能胜他的也不过三人而已。” “都是哪三人?” “失踪已久的魔教教主——施天君,50年前就绝迹了的灵鹫宫宫主,和现在很少在江湖上走动的红庄庄主——骆炜森。” “这三个人前两个不是失踪,就是不知道是谁,真正能确定的只是红庄庄主一人!那个庄主有那么厉害吗?”冷落心情很激动,终于一层一层地套出了她最关心的问题。骆炜森的势力到底如何?武功有多强?有没有人能压得住他?……她的心中有太多的疑问。 “妹妹,十五年前,你还没出生时,红庄庄主已是武林十大高手之一。而现在虽然他甚少在江湖上露面,可武林中人对他的忌惮,不减反升,没人敢去招惹他,可见他武功的高强。” 冷落心里一沉,难道真的没人能和他抗衡了吗? 她装作不经意地朝红枫望去,一提到骆炜森,一向精明的红枫也会露出些许漏洞,神色骤然变得敬畏惧怕,就像他人已在面前般惶恐。这加深了她的决心,睿智的光芒在眼波里流转。 “哇哇,这么厉害!哥哥真不简单,能和这么强的人战成平手!”冷落佯装天真,兴奋的跳了起来。 默玉菲跟着笑了起来,如花般灿烂。庭院里到处洋溢着盈盈笑意,夕阳似乎也在回应般,散发着它最后的余辉。 冷落和默玉菲边聊家常、套情报,边观赏庭院风景,很是投契。默玉菲给人一种没有任何威胁感的柔弱,典型的大家闺秀,知书达理、雍容大方。 “妹妹,最好别再往里走了!”默玉菲叫住一直往庭院密林深处走去的冷落。 “为什么?”冷落感到十分疑惑,见默玉菲神色有异,隐有惧色,更是费解。难道里头藏了不为人知的秘密? 默玉菲一脸的局促不安,小心翼翼左右瞟了瞟,凑在冷落耳畔低语:“里面有一湖十分怪异,怕是有不干净的东西,知道的人没人敢进去。” 这挑起了冷落的兴致,来古代这么久,第一次遇到鬼魅之说耶!唉,封建的古代这可是常有的事,她却未遇过一件。一定是些捕风捉影而已,自己吓自己罢了。 冷落佯装惊恐,连忙后退,战战兢兢地拉着默玉菲说:“有什么东西啊?不会是……”半倾,将眼睛瞪得圆溜溜的。 默玉菲轻柔地拍拍冷落的背,带着她特有的温柔声调安抚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听一个进去过的家仆说,那湖里的水是热的,而且……”话到此处,默玉菲神色游移,并未继续往下说。 默玉菲嘎然而止的话,让冷落的脑中突发异想——温泉!?一定是,只有温泉的水才会是热的。 默玉菲挪移身子,紧挨着她。无意间,冷落察觉到默玉菲在轻微的发着抖。看来真的很害怕,莫非还有别的隐情? 她偷偷回望庭院深处的密林,眼角流窜着的好奇,久久没有消散。

冷落一天都坐不住,日催夜催,把大伙整得濒临崩溃。想想,本来睡得好好的,突然蹦出一人,大喊大叫:“我要去默府、我要去默府——”估计神仙都怕了。其结果是他们一行人已站在了默家门前。 啊!金光耀眼,刺得冷落眯起了眼。这地方真够亮的,整一个光源所在地。她还没进门,就抵挡不了了这股臭味——铜臭味。 镶着金边的牌匾嵌在硕大的房檐上,镀着金粉的铜兽虎视在两侧。就连府门上的叩环都带着金色。真是个亮晶晶,金惶惶的房子啊!她可是了解了何谓俗气的正解! 前来应门的仆人愕然穿着一套金色的外衣,看来默家的老头很喜欢金色!难道古代的有钱人就是这德行?俗! 绕过金碧辉煌的前厅,路过金碧辉煌的庭院,来到了金碧辉煌的大堂。唉!她都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了,到处都是金灿灿的,默家爱金已到了痴狂! 不会吧!她眼珠子掉下来了!那个肥头大耳的,浑身赘肉都要晃掉了的肉球就是扬州的首富?!幻想破灭!见到了现实版的猪八戒! “骆少侠,老夫常听菲儿提起你,今日一见,果然英雄出少年啊!”那个肉球在她面前晃得真是碍眼,可又不得不看。唉!这趟默家之行,让她的视力骤然削弱——被金闪的,被肉刺的! “那里,晚辈久仰默老爷的大名,今日一见,真是闻名不如见面。”骆绝尘笑着向默老爷弯身拱手。 那个呆子什么时候学会说暗语了?闻名不如见面?闻名是个瘦子,见面是个胖子,当然闻名的重量不如见面的重量啦!这话她可听得懂。 “哈哈哈……”默老爷仰天长笑。这骆绝尘也算得上是个人才。 肺活量真大,屋檐震动,连金柱也抗拒不了这股压力,纷纷将其粉末散落下来。这就是偷工减料的结果。金这东西在默府真是到了俯拾即是的地步,估计可能都是被面前的肉球给震下来的。 “这位是?”默老爷抬眼望着骆绝尘身旁的蒙面女子,虽无法见其面,却有一种飘逸轻灵的气质。 不是吧!才看见她?没办法,她蒙着面纱,魅力没她旁边的人大。冷落惊异的发现,她竟成了绿叶?! “这是舍妹,骆泠霜。”骆绝尘暗暗推了推冷落,在她耳畔低语:“还不向默老爷行礼。” 冷落乖巧的上前,优雅的向她眼中的肉球行了个大礼,礼貌的说:“默伯伯好!” “好好!”肉球听得眉开眼笑,如果她没把他眉毛和眼睛的位置看错的话。 “由于舍妹受……”冷落斜瞪着骆绝尘,凶光四起。他敢说她受伤有伤疤,就有他好看的! “……受了风寒,不……宜吹风,故戴了面纱视人,请默老爷包涵。”骆绝尘僵着笑容总算把话说完了。本来想说她脸上有伤的,可是她整人的手段一天比一天高明,防不胜防,只得改口。 “无妨,看这小姑娘娇弱弱的,要好生爱惜身子啊!”这肉球倒挺会收买人心的,瞧他那关心样,她和他好像不怎么熟! “爹,骆公子来了,怎没告知女儿?”一女子从旁厅走入大堂,人未到,声先到。 循声望去,来人身段娉婷,姿色绰约,莲步轻踱,举手投足间尽是柔情,犹如空谷幽兰般闲静淡雅。 冷落瞠大杏目,怔仲地看着那位女子。不会吧!这是那肉球的种!?一个美人耶!和肉球比起来,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莫非这就是医学上所谓的基因突变? “菲儿啊!”默老爷很惊讶,急忙上前迎接。 看来肉球很宝贝他的女儿。她转眼一想,是啊!歹竹总算出了根好笋,能不宝贝吗? 被唤菲儿的女子轻移莲步,迳自走到骆绝尘身旁,略一颔首,柔媚羞涩的笑容在她脸上漾了开来,含羞待放般娇润。 “骆公子,自上次武林大会一别,玉菲再无机会与公子相见。今日到奴家这里作客,定会好好款待公子!” 是花就会招风引蝶!呆子,看你把这小姑娘迷的。——冷落与骆绝尘眼神交谈。 我是无辜的!——骆绝尘回她一个可怜相。 “小姐太客气了,在下担当不起!”骆绝尘挂着招牌式的笑容,生疏有礼地回话。 默玉菲有些失落,随即振作,温柔询问:“那……让玉菲带公子在府中四处转转可好?”话语充满了期待。 骆绝尘转头看冷落一眼,征询她的意见,冷落朝他颔首。 “好吧!有劳默姑娘了。” 闻言,默玉菲喜悦之情漾在脸颊,久久没有退去。 **************** “骆妹妹,你是说你哥哥这次是特地带你出门游览山水的?”游府期间,默玉菲一知道眼前的姑娘只是骆绝尘的妹妹,消除了原本的敌意,对她异常热情,称姐道妹。 冷落也十分合作,展露自己甜美可人的一面,亲热地挽着默玉菲,和她走在最前面,一点也不在意身后下巴掉一地的骆绝尘和红枫。和默玉菲一付恨不相逢未晚时,畅所欲言,嘿嘿,默玉菲想知道什么她当然会知无不言。 “那……你家在哪儿啊?”默玉菲急切的问。冷落眼珠子一转,看来江湖上并没有人知道骆绝尘和红庄的关系,难怪骆炜森如此放心让骆绝尘和她一起出门。 “噢!我不知道耶!我只知道是在一个很……很大的山上。”冷落挠挠头,思考很久,即而天真的说道。 “喔。”默玉菲神色有些失望。 冷落松开默玉菲的手臂,跑到骆绝尘跟前,娇嗔的说道:“哥哥,我们家是在哪儿啊?默姐姐很想知道。” 你想干嘛,就会捣蛋! 是啊!我是在捣蛋,那又怎样?你奈我何? 你让我怎么答? 我管你!那是你的事! …… 一脸尴尬的默玉菲被晾在一边,并未发现四周弥漫的硝烟。 “骆公子,玉菲……没……”默玉菲支支吾吾的话语,打断了冷落和骆绝尘眼神的交集。 骆绝尘转过身,对着默玉菲笑言:“默姑娘,不是在下不想说,而是家父年轻时,在江湖上结了一些仇怨,为了家人的安全,特别嘱咐在下,不得说出自己的家事,所以……还请见谅。” 骆绝尘说得声色并茂,语气诚恳,没有任何异样。看不出,他也是个骗中高手。 “骆兄!”一声低沉慵懒的男性嗓音从远处传来。 大伙闻声看去,男子一身青衣,伟岸英俊的黝黑脸庞,高大挺拔的身躯,落拓不羁,潇洒自成一格。 “没想到会在这儿遇上你,很久没见了!”男子热情地上前连拍骆绝尘的肩膀。 “慕容兄?真是巧啊!”骆绝尘惊讶回话,语气依旧平淡。 “莫非骆兄来是为了……”慕容暧昧地用余光指了指默玉菲,调侃着骆绝尘。 明眼人都知道慕容所表达的意思,一旁的默玉菲,脸骤然绯红,不好意思的回避四周的目光。 此刻,冷落发现了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她又成了绿叶?!没人注意到她。 “慕容兄休要误会,这会坏了默姑娘的清誉。”骆绝尘急忙解释,语气似有起伏,神色却未有任何浮动。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骆兄怎变得迂腐起来了!”慕容听罢大笑数声,啧啧道。怎么骆绝尘的语气显得有几分生硬? “慕容兄,你来默家,莫非是为了默府招婿一事?”骆绝尘反攻为首。 “哈!我还没打算成家,当然不是!” “那是为何?”莫非和他们一样,来凑热闹的。 “当然是来欣赏武林四美人之一默姑娘的风采。顺便看看,是谁有这福气,抱得美人归!”慕容坦率直言,美人如酒,可以喝,也可以谈,没有什么好避讳的。 “你也……” 还没等骆绝尘把话说完,慕容便接口:“自从上次我俩在‘邀花阁’相识,把酒言欢,好不痛快!今日怎么变得如此拘谨?这不是生疏了吗?” 骆绝尘一下变得慌乱起来,难得的情绪发生了浮动。糟糕!大嘴巴的慕容非凡! 冷落眼中掠过一丝光亮。邀花阁?莫非是妓院?! “哥哥,‘邀花阁’是什么地方,有很多花吗?”她天真烂漫的话语随即插了进来。 慕容非凡这才发现到冷落的存在。好奇的问:“这位是?” 带着一丝颤抖,骆绝尘仍挂着招牌笑脸,介绍道:“这是舍妹,骆泠霜。”再转向慕容处,向冷落介绍:“这位是慕容非凡,慕容山庄的少主。” 冷落不依地移步扯住骆绝尘的衣袖,逼问:“哥哥,还没告诉我‘邀花阁’是什么地方呢?是种花的地方吗?”别想掉转她的注意力。 骆绝尘神情躲闪,目光不敢与冷落直视,胡乱的点了点头。骆骆从没出过红庄,一定不知道,先敷衍过去再说。 真是妓院!没一个男人是纯洁的!冷落垂下眼敛,不让他看见自己眼底失望和冰冷。 “姑娘看起来挺眼熟的,是不是在哪儿见过?”眼前的可人儿吸引住了慕容非凡全部目光,她身上散发出的气质和韵味,似曾相识,好像在哪儿见过,一时想不起来。 这搭讪的台词也太老土了吧,竟还有人在用。咦?冷落正想回话,倏地想起,一身的青色?慵懒的音色?是他!多管闲事先生! “小妹从未见过公子,公子是不是记错了?”冷落稳住声调,抬眼目视慕容非凡。当时的丑态可千万不能传出去!她优雅的形象可不能毁在他的手中。 刹时间,四眉相交,慕容非凡仿佛就像被她朦胧飘渺、充满魅惑的双眸,攫住了灵魂般无神呆痴,陷入了幽暗的黑潭里。 不知是谁重重咳了几声,他这才发现自个儿的失态,急忙掩饰:“可能是我弄错了吧!”边说边不时的用余光扫视冷落。 骆绝尘冷睇着他们,敛去所有的笑容,眉头深蹙,神色阴郁。

本文由六彩开奖结果直播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默府温泉,作者的魂魄在晋代

关键词:

上一篇:半个灵魂
下一篇:没有了